扶明錄- 第1085章 別開盛宴

類別:歷史軍事 作者:浪得虛名 書名:扶明錄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www.gryeyg.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夜幕初降,總兵府外依然是人頭攢動,無數寧遠將士圍在外邊,有的是看熱鬧,但更多的是想見一下舊主,當年關寧鐵騎的統帥!

    總兵府大堂的接風宴已經擺好了,以城中最好的酒以及最好的菜來招待,來招待大明這個時代最狠的客人。

    只不過這個接風宴有點特殊,沒有陪客。

    就常宇同祖家十一口出席,且大門緊閉,院子中空無一人。

    主賓依次落座,寒暄幾句常宇便直奔主題:“咱家知道諸位心中有很多疑問,今兒咱們關上門說點掏心窩的話,十丈之內沒任何人可以靠近,有什么想說的但說無妨!”

    眾人目光看向祖大壽,常宇心中贊嘆,果真是一家之主,他不開口就沒人敢隨便說話。

    “祖將軍,但說無妨!”常宇微微一笑

    祖大壽輕咳一聲:“既然督主這么直爽實在,那我先問兩件事,第一,督主大人先前與多爾袞所言是真的么?真的要罪臣鎮守邊關且三個月收復錦州城?”

    常宇哈哈一笑:“半真半假,讓祖將軍戍守關外是真,想要您收復錦州也是真,但三月之期不過是給多爾袞施加心理壓力讓他鉆頭不顧腚罷了”。

    “這……朝廷就這么信得過我,我……我可是個降清的罪臣??!”祖大壽皺眉,身子都開始顫抖起來。

    “朝野皆知祖將軍降清是逼不得已,但畢竟是降了,也的確有罪,所以朝廷便給了您一個將功贖罪的機會,錦州城怎么丟的便怎么拿回來,這事就一筆勾銷了”常宇雙手一攤:“就是這么簡單”。

    “罪臣……羞愧??!”祖大壽雙手捂面,抽泣起來,這個殺人不眨眼吃人不眨眼的大魔王竟然哭了。

    “祖將軍以己之力堅守錦州孤城數年,孤立無援彈盡糧絕不得已而降清,即便降清數年也為曾為韃子賣一丁點力氣,您不必羞愧,該羞愧的不是您”常宇說話間眼神有意無意的在祖澤洪幾人身上掃了一眼,祖澤洪立刻低下了頭。

    “但如督主大人所言,臣,終究是降清了,終是有罪”祖大壽略微整理一下情緒:“朝廷能不計前嫌,這般開恩,罪臣感激涕零!”

    “祖將軍既懂得感恩,還望繼續為朝廷效力”常宇正色道,祖大壽趕忙拱手道:“鞠躬盡瘁死而后已,只是……”神色有些猶豫。

    “但說無妨!”常宇做了個請的手勢。

    “只是圣上讓罪臣戍守何處,關外僅余寧遠孤城一座了,何況罪臣手中無一兵一卒”祖大壽充滿期待的看著常宇。

    常宇接下來的話沒讓他失望,甚至讓他驚訝不已:“坐鎮寧遠城統領寧遠軍”。

    “這,寧遠不是三桂駐防的么?”祖大壽一眾人很意外,吳三桂雖是他外甥,剛來就占人家地盤搶人家兵馬也說不過去啊,不過隱隱之間他好像也明白些什么了,那就是朝廷要以自己來牽制吳三桂了,這么看來吳三桂如今是山中無老虎,他猴子稱霸王了。

    “吳三桂另有他用,南下賊匪鬧的正厲害,他在關外也閑了兩年多了,該出去伸伸胳膊腿了,這只是正常調防而已,祖將軍不用想太多”。

    正常調防?祖大壽才不信,正常調防的話怎么可能將其兵馬都留下,擺明就是讓自己奪權來的。

    不過也好,寧遠軍里主心骨還是自己當初的關寧鐵騎,駕馭起來輕車熟路,也只有這樣的悍卒才有收復錦州的可能。

    再說了,即便自己是被朝廷當刀使來對付吳三桂,又有什么資格抱怨,朝廷既往不咎已是最大的恩惠了。

    但朝廷不惜以阿濟格把自己換來,僅僅是為了牽制吳三桂?難道大明如今已無能人了,或許是吧,能臣良將這兩年死的死降的降,大明已成空殼子了,祖大壽從得知要被交換回大明起,就一直在思考這件事的理由。

    只是想的越多越糊涂,特別是幾個時辰前小太監說他以腦袋作保才放其回來官復原職的,所以,朝廷到底為什么要把自己換回來,自己和小太監無親無故他為什么要拿腦袋作保自己!

    這就是他要問常宇的第二個問題。

    常宇數天前剛發誓要戒酒,轉眼就破戒了,端起酒杯起身走到祖大壽跟前,祖大壽不敢怠慢趕緊起身躬身。

    “咱家小的時候就聽過祖將軍浴血死守錦州城的英勇事跡,再后來松錦大戰時,城中斷糧,殺人吃馬寸步不讓,直至外援全軍覆沒終是回天無力時才不得已投降,您是咱家這輩子最敬重的英雄,所以那個時候咱家就發誓,如果有一天咱家有了話語權一定將您就回來與你并肩作戰!”

    “如今當初的愿望實現了!”

    話說的平平淡淡,卻言真意切,祖大壽目瞪口呆實在想不通自己竟然會這么個太監鐵粉,而且還就是被這太監給救回來的。

    “所以說,朝廷以阿濟格將罪臣換回來,并非皇上本意實則是督主大人以項上人頭作保才得以成行是吧”祖大壽嘆口氣,對常宇抱拳躬身施禮。

    常宇探手將其止?。骸盎噬先舨幌朐俳o你一次機會,又怎么可能答應呢,祖將軍,即便是朝廷不信您,皇上不信您,但咱家信您就足夠了,萬望您念在咱家這份辛苦份上替咱家保住腦袋??!”

    “不敢有負督主再造之恩!”祖大壽連忙道。

    “說來說去朝廷還是信不過我們??!”祖大弼嘟囔著,他為人本就有些瘋瘋癲癲,口不擇言想啥就說啥了。

    “閉嘴”祖大壽怒喝,轉身又對常宇道:“舍弟粗鄙無禮還請……”

    “無妨”常宇微微一笑,看著祖大弼道:”設身處地想一下,你會完全相信一個投降過敵方并且在敵方待了數年之久的降將么?“

    ”這……應該不會吧“祖大弼撓撓頭,常宇笑了:”就是嘛,朝廷保留懷疑也是人之常情,再說這些不重要,本督相信你們就行了“。

    ”為什么你相信俺們就行了?“祖大弼問出了所有人的疑惑。

    ”因為皇上相信我,朝廷也相信我!“常宇用手指指了指自己的心窩子:”而我相信你們“祖大弼卻非要打破砂鍋問到底:”可朝廷和皇上為什么相信你?“

    常宇哈哈大笑:”因為本督做事向來無愧于心更無愧大明,當然之所以讓皇上和朝廷相信是因為本督很有本事,很厲害!“

    ”你很厲害?“在場十余人也就祖大弼沒大沒小沒完沒了的敢這么一直問下去:”有多厲害,我看你也就是個毛孩子嘛……“

    ”休得無禮“祖大壽劈頭蓋臉對著祖大弼就是一頓吼,常宇卻笑的更歡了:”論年紀本督是沒你大,但你不想想為何本督年紀輕輕就能掌管東廠難道是靠溜須拍馬上位的么?“

    ”這倒不太像“祖大弼搖搖頭:”那你倒說你怎么個厲害了“。

    ”年初,闖賊親率大軍二十萬圍攻太原,本督與周遇吉并肩守城將其擊潰,后千里出關與吳三桂聯手在寧遠破韃子十余萬,二十天后率部南下在保定府將闖賊數十大軍硬生生打回西安,隨后多爾袞三萬鐵騎入關,圍攻京城南下掠劫,本督率部一路追敵千里,損其過半兵馬,活擒阿濟格,重傷鰲拜,并令其賠償戰馬萬匹……你說本督是不是很厲害“常宇看著祖大弼一臉得意。

    這也是發自內心的得意。

    擱誰有這等傲人戰績都會得意洋洋,常宇也不例外。

    全場鴉雀無聲!

    祖大壽等人看小太監的眼神特別的復雜。

    ”你,你不會是誆俺……“祖大弼說了一半就閉嘴了,連他都看得出來小太監那洋洋得意的神情是裝不出來的,只有真的做過這種牛逼事的人才會有這種得意,否則你演都演不出來。

    況且小太監也沒必要說假話,若是謊言很容易被揭穿的。

    其實常宇的這種戰績,京城隨便找個老百姓都知道,為何祖大壽一眾人反應這么大,好像第一次聽說一樣。

    他們雖不是第一次聽說小太監,但是第一次知道小太監這么厲害!

    畢竟相隔千里,消息閉塞的很,加上祖大壽自從降清之后雖卦職其實已是隱退,兵不參與實質性的朝政和軍務,也僅僅在數月前聽聞清軍在寧遠吃了敗仗,是在一個東廠的大太監和吳三桂聯手打的。

    當時他還疑惑,大明啥時候出來個會打仗的太監,極有可能又是那些監軍太監搶攻掛名而已。

    至于常宇的其他戰績,根本還沒傳到沈陽呢。

    ()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簳途?br />
    


湖南幸运赛车如何办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