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中文 >玄幻魔法 >葬仙大陸 > 第一卷:昆州 第二十四章:“我命由我不由天!”
我的書架 | 加入書架 | 舉報章節錯誤 | 返回書頁

葬仙大陸- 第一卷:昆州 第二十四章:“我命由我不由天!”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巧克力八喜 書名:葬仙大陸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www.gryeyg.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二十四章:“我命由我不由天”

    此刻已是第二日傍晚,次日便是第三日,與上官家清算之日。

    唐家上下皆是擔憂至極,想來明日便是決戰之日,此時林牧仍處于昏迷,這可如何是好???

    林牧房內,唐婉兒整整守護了一天一夜,未曾離開寸步,此刻已是筋疲力盡,伏在床邊,睡著了。期間深知女兒脾性的唐林也并沒有前來勸說,女兒的脾氣,真是像極了他。

    許久,林牧終于醒來,佩戴的靈玉此刻隱晦光芒逐漸散去。

    感受到此時體內神魂竟然恢復如初,林牧下意識將手探向靈玉,入手一片清涼,煞是鎮定神魂,心中便知,又是這靈玉在護著他。而此時,轉目一望,便看見唐婉兒正伏于床邊,睡著。

    唐婉兒睡得辛苦,眉間不時皺起,林牧看在眼里,也是心疼不已?;厥淄鶗r,這世界除了李老,哪會有人對他如此這般真切?

    “想來,這丫頭一定是守候著我多時了?!绷帜列闹兄捞仆駜盒氖滤?,卻又不由感嘆:“這個世界,留給我的謎題太多了,此時也只能是負了你了?!?br />
    悄然將被子蓋在唐婉兒身上,便輕手輕腳出了門去。

    “父母究竟是何人,到底是什么陰謀在等待著我?”林牧望著夕陽逐去殘云,不禁陷入了對這個世界深深地好奇之中。

    “算了算了,我當個小老百姓不好嗎,反正我又不是真正此世的林牧,這些陰謀與我何干!”林牧感覺往后,必然困險重重,自己何必這般呢?

    但,想到此處,林牧不由心中一緊。前世自己面對命運弄人,最終也是信了命,選擇了屈服、了結,然而,此生此世,自己重活一次,還要如此窩囊的甘受平凡,任命嗎?

    想起前世遭遇,再加上此生李老臨終所言,況且自己神魂終是占了他人之軀,林牧陷入了沉思,渴望有所答案,良久……

    “林牧哥哥??!”屋內傳來唐婉兒一聲驚呼,打斷了林牧的思緒。

    隨即便看見唐婉兒驚慌不已,沖出了門,四下尋找狀。原來,唐婉兒醒來,發現身上的被褥,卻不見林牧蹤影,內心自然是擔心不已,便驚慌之余四下尋找。

    眼見林牧獨自一人坐在院內,唐婉兒也是松了口氣,畢竟心上之人有傷在身,卻突然不見了,唐婉兒必然是擔憂的。

    “林牧哥哥,婉兒擔心你,所以,所以才……”說著說著,唐婉兒才發現自己不小心將心中所想盡數表露了出來,聲音越發羞澀,干脆不做聲響,低著頭。

    望著唐婉兒羞著臉,不知所措的樣子,林牧心雖有動,但也只是靜靜看著唐婉兒宛若略施粉黛的臉龐。

    感受到林牧的目光,唐婉兒暗暗順了口氣,壓下了心中波瀾,問道:

    “林牧哥哥,你這是,在想什么呢?”

    看著唐婉兒自羞澀緩過神來,一臉好奇望向自己,林牧終于開了口

    “只是,在想一些事情罷了?!闭f完,便繼續賞著殘陽。

    唐婉兒聽到,沒有多問,慢慢走到林牧身邊,坐了下來,順著其目光,也是看向這西邊光彩,霞紅一片,宛若天火一般,甚是引人入勝。

    二人就這樣坐在一塊,良久,西邊火燒云也是逐漸褪去了色彩,暗淡下來。

    “婉兒,我想問你個事?!绷帜镣蝗挥朴频?。

    “???林牧哥哥有什么煩心事,說來,婉兒或許可以幫你解憂哦!”一臉不解,滿眼俏皮。

    “若是命運安排與心中所想,并不相同,是聽從命數,還是反其道行之呢?”林牧這個問題甚是深奧。

    面對這個問題,方才十六的唐婉兒怎會有答案,思索片刻,到時給出了另一番話語:

    “雖不知林牧哥哥命數,無法給予答案,但是,生命之美,不就在于未知嗎?”唐婉兒不假思索。

    倒是這番不諳世事的話,驚動了林牧沉寂的心。

    “是啊,生命本就未知,正因為未知,才會演繹各式各樣的精彩人生?!绷帜翍鸬?,隨后又說:“婉兒,我,并非屬于這個世界!”

    唐婉兒哪里聽得出林牧這話的意思,自小便生活于這葬仙大陸,哪里會有林牧這兩世為人的思慮,正疑惑著,便看到林牧起了身,目光堅定望向了天際。

    “重活異世,豈能茍活?”望著天地相交之處,這便是林牧心中所想,而答案也毅然出現在林牧心中。

    “自然是不能,無論命運多少變數,不管往后多少未知,我林牧,應下了!我命由我,不由天!”林牧堅定的暗自起誓。

    一旁唐婉兒聽到此番話語,望著這般身影,那眸子中的神采便燒的更勝了

    “林牧哥哥一定是個有故事的人!”唐婉兒此刻心中更是深深刻下了這一番場景,想在往后,了解他。

    唐林擔心林牧及婉兒,想再前來探視,卻尚未作聲便看見這番情景,望著林牧這殘陽余光下的側影,失了神,隱隱約約感到似曾相識,卻又忘記何來關于此身形的記憶。

    “小牧身體怎樣了?”唐林推開院門,一臉關切,走了進來。

    “唐叔,您來啦?!?nbsp; “父親?!毖垡娞屏肿吡诉M來,林牧和唐婉兒這才從各自的思緒中走了出來,應道。

    “嗯,小牧你救了我一命,實在是感激不盡,想來看看你?!?br />
    “唐叔這話就見外了,你和婉兒待我如家人一般,我這么做也是應該的!更何況,我這身板可是結實的很,沒大礙的!”林牧好似為了證明傷好了,還連忙武了幾個招式,有板有眼。

    唐婉兒急忙上前想勸阻林牧,畢竟這魂力受傷,哪里會恢復的這般迅速呢。

    “好好好,我就知道,你小子啊,定然不是常人,哈哈?!碧屏执丝桃娏帜撂撏鹑魺o事人一般自然是欣喜的了,只是隨后眉頭一緊,道:

    “明日便是與那上官家約定的日子了,真的無礙嗎?”唐林倒不是出于唐家安危,歷經此事,他也早已將林牧看作自己的親人,心中滿是憂愁。

    那楊青二品六階的境界,在昆州內論實力已是不俗,再加上他此時定然知道林牧為唐林療傷,受了傷的消息。只怕明日一戰,必定不會輕松。

    “唐叔放心,我林牧說與他上官家清算,便一定會贏下明日戰約?!绷帜吝@般毅然神色,讓唐林不住點頭,也在暗嘆,自己老了,年輕一輩,崛起了!

    八喜有話說:嘻嘻嘻,各位大佬繼續看,繼續給支持哈


湖南幸运赛车如何办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