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中文 >玄幻魔法 >葬仙大陸 > 第一卷:昆州 第十八章:情,尚不可露
我的書架 | 加入書架 | 舉報章節錯誤 | 返回書頁

葬仙大陸- 第一卷:昆州 第十八章:情,尚不可露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巧克力八喜 書名:葬仙大陸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www.gryeyg.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十八章:

    “林牧哥哥,今日決定有些唐突了?!碧仆駜和孪鲁貎葮錀康褂?,許久,終于打破了二人間的寧靜。

    “是嗎?我倒是覺得并不唐突?!绷帜劣朴频?。

    見林牧一臉悠然自得,一時間唐婉兒也不知如何說起是好,只好再將這目光置于水面之上。

    皎潔月光,靜謐池水,再加上身旁秀人縷縷發絲間散發著一股清香,隨著風,飄入林牧心間,令林牧不禁感慨萬分

    “前一世,也是這般情景,擾亂我心。卻不曾想,那段感情無疾而終,終是沒有得到結果,落了個滿心歡喜空悠悠?!?br />
    唐婉兒此刻心情也是一言難敘,那日烏陵山,林牧救了她的命,那般氣概,就此闖入了自己的內心。少女之心總是多情,自那日一別,便心思于他??上?,天地有情,如今心上人就在眼前,卻是滿懷思緒無處言說。

    望著眼前陷入沉思的林牧,唐婉兒也想道出一番兒女情長,卻只能欲言又止。思來想去,只能開口道:

    “林牧哥哥為何幫我唐家?”

    林牧一愣,隨即輕笑:“不過是見不慣這仗勢欺人罷了,哈哈!”

    眼見唐婉兒神色微微悵然若失,林牧好歹兩世為人,此時唐婉兒所想又豈會不知,只是,世事撲朔,自己尚且未得始終,又哪能徒增這軟肋呢?隨后便打了個哈哈,便將眼神望向他處。

    “原來如此?!碧仆駜撼料侣暼?。

    一時間,二人氛圍再次被這夜所感染。

    “那楊青境界乃是二品六階,在這昆州小城實力頗為不俗,加其背后便是魂定山,三日之約林牧哥哥還需多加小心啊?!?br />
    “放下心來,靜待三日后,上官家欠你們的,我定如數奉還?!绷帜敛恢?,此時的他,像極了當年狂傲葬仙的林天涯。

    “嗯,林牧哥哥,婉兒信你!”說罷唐婉兒便起了身,收起了失落,婉約一笑說道:

    “時候不早了,林牧哥哥早些休息吧?!辈淮帜粱貞?,便離開了湖邊。

    “若是前世,我定會安下心來,與所愛之人相守至終,但此生溯源,不僅于此!”微風拂過林牧堅毅的臉龐,而這聲音也在其心中,不斷回響。

    次日清晨:

    林牧早早醒來,多年的修行,鍛煉的不止體質,心境也是得以不斷提升,便起身至院中舒展了筋骨,趁著日出,納收天地靈氣。

    不斷凝聚魂力,感受功法運轉。雙重神魂之下,自己的境界已然是二品五階巔峰,再加上母親所留技法能夠幫助提升魂力,對修法而言甚是重要,如今也是已是吃透了基礎,介于入門與小成之間。只怕是再過些日子,這六階也是不在話下了吧。只是,不知道這留給自己的安寧日子,還有多少?

    柴扉微啟,一雙水靈靈的眼探了進來。

    “林牧哥哥,休息的可好?嘻嘻?!毖矍暗奶仆駜荷倥y鈴笑聲,絲毫看不見昨晚的悵然若失,一時間倒是林牧恍了神,不知作何回復。

    “別傻站著啦!父親約您共用早茶!你快些洗漱?!闭f罷,便一蹦一跳,還是再遇林牧之初那般活潑動人。

    “看來,是我想的多了些?!绷帜涟蛋底猿?,便收拾去了

    “小牧,昨日之事,三日是否過于倉促了些?”唐林知道那上官家手段陰險,楊青更不是善類,一夜難眠,此刻見林牧仿佛未將此事放在心上,不免有些擔憂。

    “唐叔,放心吧,三日我都嫌長了些?!逼鋵?,林牧昨日見聞,便想登入那上官家,與之清算,但思來想去,還需要三天,讓這消息在昆州各界進行發酵,自己走后,也便無人敢打唐家的主意了。

    “既然林牧哥哥這么說了,爹,你就不要再問了,相信便是了?!碧仆駜阂讶徊辉賾n心忡忡,既然林牧下了決定,自己只能將擔憂壓在心底。

    “唉,好吧”唐府見狀也是作罷,不再言語,享用豐盛早茶而無味。

    經過昨日一事,二位長老對林牧此時也是沒了言辭,一改輕視。且不說林牧那即便放眼劍南道都是極為難求的三品大藥師身份,就是其小小年紀便已達到二品五階的境界,這般天賦,恐怕也是無人能及的。倒不是二品五階極其困難,若是有了師承或是能人引領,二品五階的實力也只是無所非常。

    只是,林牧無師承,無家族依靠,無師自通達此境界,實在是不容小覷。只道是,昆州還是個小地方罷了。

    “對了唐叔,今日,我便幫你療傷?!绷帜料氲嚼罾纤舻に?,隨意脫口而出。

    “什么???你是說,我這傷,真的可以恢復?”唐林此刻聽到林牧言語,激動萬分。

    怎能不激動,那日神魂受到重創便陷入昏迷,即使有黑金蛇精血得以續命,但是修為卻是大打折扣,宛若廢人一般。其實,在此之后,唐林求遍昆州也無辦法,也便成日沉默寡言,面對上官家的陰謀,無所應對,早就失去了生的希望。

    而此刻,林牧說能治好,這還了得,唐林將自己看作將死之人,此時有了希望,定然是欣喜若狂的。

    “可以,只需一個時辰便可?!弊蛉樟帜撂揭曁聘干窕?,雖受重創,卻并無大礙,再加上對李老煉制的龍涎草信心十足,從未替人治病的林牧,也便擲地有聲,回答。

    唐家人無不激動萬分,這些時日,家主受傷,這唐家的頂梁柱便塌了,眾人也只能終日在昆州城內,看著上官家的臉色。若是家主恢復往昔,唐家怎會受到這般屈辱?

    唐林緊緊攥著林牧的手,淚水悄然流出,花了眼。

    “唐叔,別,別激動,我吃完飯,就幫你療傷?!绷帜烈彩菬o奈,唐父手勁不小,即便自己也是手腕酸痛,面露尬色。

    “是,是唐某太過激動了?!碧屏忠惨庾R到了此時自己的失態,慌忙松開了雙手,勻稱了氣息,等待林牧,藏于桌下的雙手卻是不斷顫抖。

    唐婉兒知道父親近些時日,因為自己,因為唐家操碎了心,怎么會不為之所動呢,她眼神緊緊望向林牧,失了神。

    作者的話:八喜知道新書開路很難很難,未來的路還很漫長,希望喜歡八喜的朋友不要棄了我,八喜也會不斷努力,為大家帶來情節文筆兼顧的好故事的?。。?!支持八喜,給個推薦吧?。?!


湖南幸运赛车如何办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