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中文 >玄幻魔法 >葬仙大陸 > 第一卷:昆州 第十七章:強者適存??!
我的書架 | 加入書架 | 舉報章節錯誤 | 返回書頁

葬仙大陸- 第一卷:昆州 第十七章:強者適存??!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巧克力八喜 書名:葬仙大陸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www.gryeyg.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十七章:強者適存??!

    “弟弟先謝過楊兄了!”上官子柳一臉訕笑。

    楊青圓滑,雖常年居于山中,倒也頗善人情世故,望著上官訕笑,再加上其實力好歹二品二階,又不是白菜實力,這么容易被人傷到?莫不是又招惹了不該招惹的人了吧?

    暗道自己被這小子擺了一道,忙問:

    “這人是?”楊青生怕從上官柳青口中聽到什么能人的名字,盯著他。

    “林牧!就是那個傳言一品九階便可完敗三級黑金蛇的那人!如今境界剛升二品!”說道這個名字,上官子柳滿腦子都是今日丟盡臉面的場景,咬牙切齒道。

    楊柳在心中思索片刻,聽聞的其他宗門年輕一代也并無一個叫林牧的啊,再說,區區剛步入二品的實力,就算有些本事,傷了上官子柳,但是自己二品六階之力面前,他那實力何足掛齒,眼睛提溜的轉動著,便說:

    “果然無名蟻輩,明日我便會會他,給你個滿意的交代!怎么樣?”楊青的心安了下來,隨即也便漫漫承諾。

    上官柳青避之林牧真實實力不談,就是為了把這楊青請上賊船,但如今卻是如此漫不經心,不成,還得再刺激刺激他。

    “不必明日,我與他約定了三日之后,城門一戰,他讓我盡管請人,說是來誰都不怕,即便楊大哥你去了,他也照打不誤,還說……”

    聽到這話,楊青自恃師門中自己實力最下等,可這世俗中,也能被人輕視??不由得心生怒色。

    “還說了什么?”

    上官子柳見狀,想:“誒!粗人就是粗人,上鉤了吧!”隨即頓了頓,輕聲道:“他還說,這魂定山算個屁!他能滅了滿門!”

    要說這上官子柳,修法天賦尚且不錯,為人倒是差了許多,這一身顛倒是非的能力倒是頗為不俗啊,眼下楊青便火氣更盛,比起剛才蓄勢強忍而沒能待發更勝一籌了。

    “他奶奶的!這么狂?三日后我定要了他的狗命!”楊青憤憤咆哮。

    “楊兄息怒,三日后出手便可”上官子柳見此情形,那真是再好不過了,用今天的話,他還真會給人拉仇恨。

    “哼!只是,這手頭最近嘛……”楊青自然不會放過這敲竹杠的大好機會,右手凌空掂了掂量,笑道。

    上官子柳就知道這好色好財的楊青必然會如此,也不多說,拿出準備好的錢袋:

    “這一千晶楊兄便拿去吃吃酒,小小意思,不足為敬”上官子柳年紀輕輕,這為人處世也是深得其父真傳。

    “咳咳,嗯!”楊青心中暗喜,接過錢袋掂了掂,想:“他奶奶的,這上官家就是有錢啊,一千晶眼都不眨一下,這夠吃多少頓花酒了,嘿嘿嘿?!币膊恢瞧蹓憾嗌偈浪字怂?。

    隨即,上官子柳這人精又說:“楊兄,方才小弟擾了您的雅興,實屬無奈啊。您看,這雙鳳盤龍,您意下如何?”

    “誒?。。?!正合我意,正合我意!”楊青不禁猥瑣一笑道

    二人相視一笑,便喚來了老鴇,包下了這醉仙居最為妖艷的四位姑娘,各自進了廂房。

    “滿園春色關不住,一枝紅杏出墻來”……

    此時,唐府。

    唐婉兒一人獨自坐在床邊,心心念念的人兒此刻宛如天意一般,來到了昆州,來到了唐府,唐婉兒自然心中甚是歡喜。但是今日,得知林牧身世如此凄慘,她又不禁暗自感傷。自己失去母親,那時年少無知尚不知事,如今每每看見別的孩子都有娘親守護,而自己卻沒有,自己也快成年,卻不知母親魂在何方,可否看見自己如今的處境。這種失去至親的痛方能體會,而林牧卻孤身一人至今。

    “這些年,你是怎么過來的?”透著窗紙,月色微微,唐婉兒的眼不禁濕潤了。

    反觀林牧。

    林牧今日出盡了風頭,但此人此時竟渾然不覺,悠悠哉哉躺在床上,半瞇著眼,好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模樣。又想到李老,唐父,唐婉兒對自己真真切切,此世雖沒了父母,卻能得到此般關懷,已是讓林牧得以慰藉了。

    今日幫唐父把脈,林牧方才知道以自己對魂力在醫術上的運用,可被稱三品大藥師,內心也是不禁一喜,自己在這一世終歸是有了些許立足之力了。

    唐父暗疾并不復雜,神魂受到了重創,難以安定下來罷了,倘若用以龍涎草安撫神魂,定能恢復如初。想到此處,林牧不禁想起李老在自己突破之日所備的丹藥,此刻正安安靜靜躺在自己的神魂空間內。

    心神一動,一玉瓶便出現在林牧手中,這是當時李老用龍涎草所煉,助自己突破所用??僧敵醪橛蒙?,也算得上李老留給自己的物品了

    “明日,便以此藥幫助唐叔恢復吧”萬般不舍,但林牧深知倘若李老在世,也一定會支持自己這么做的。隨即又想到李老對自己的遺愿,也不知首京到底有些什么在等待著自己?

    心神再一動,那日山洞偶得玉匣,便出現手中。

    “也不知此為何物?竟然和我娘留給我的匣子一模一樣?!绷帜了妓髁税胩?,無果。思來想去,也不知如何打開。

    “安心提升自己的實力吧!”林牧咂舌,要想在這個強者為尊的大陸活下去,實力才是硬道理。想起李老當初說的人帝,仙帝,妖帝,遠古八大家族,隱世宗門,各式各樣的傳說,林牧暗嘆,或許以自己的實力,終究在這些傳說中的龐然之物面前還是宛若螻蟻一般

    “這世界終究也是弱肉強食,強者適存??!”林牧長舒一口氣,道

    暗處,一雙眼睛正透過窗縫,盯著林牧。

    心神一凝,物件便驟然消失甚是詭異,出現在林牧神魂空間內,正準備修煉,卻聽到一聲異響!屋外有人!

    “誰!”循著聲音望去,門外晃過一道黑影,林牧極為不安,忙追了過去,打開房門四下張望,卻沒有任何發現,正當林牧心中疑惑,莫不是自己恍了神?正要回房,卻聽到一個極細的聲音:

    “林牧哥哥,是我,婉兒”

    只見唐婉兒自門口樹后走了了出來,輕手輕腳,像一個犯了錯的孩子。

    原來,唐婉兒輾轉反側難以入睡,趁著這皎潔月光便想出了房門,透透氣,散散心。卻不知,心神作祟,自己的步子不斷失去控制一般,走到了林牧所在的院子里,正想回去,便看到林牧似乎發現了自己一樣,打開了房門四處尋找。

    這深更半夜,自己來到男子的院內,若是被別人知道了怕便是一陣閑言碎語了吧。無奈之下,唐婉兒只能躲在樹后,羞紅了臉。不知為何,心中小鹿亂撞,見林牧沒發現自己,反倒是心神一空,悵然若失。于是便在林牧回房一刻,走了出來,只想和林牧,聊聊天,說說話。

    林牧望著眼前女子,稚氣未蛻,卻已然是個傾城的坯子了,霎時心動,卻想起剛才自己所念,安下了心神,關上了房門,與唐婉兒靜靜坐于院內小池邊,那一瞬,月光,水鏡,樹柏,微風,婉兒     一切的一切靜謐美好極了。但

    兩道黑影,惶然自唐府飛馳而出,身著黑色夜行服在這夜幕下穿行于眾房宇之間,袖口依舊是那刺字:周…………

    作者的話:啦啦啦!各位看官喜歡本書的,可以添加書架,然后點擊右上角,給八喜個收藏?。?!謝謝各位了


湖南幸运赛车如何办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