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中文 >玄幻魔法 >葬仙大陸 > 第一卷:昆州 第十五章:“三日之后,清算!”
我的書架 | 加入書架 | 舉報章節錯誤 | 返回書頁

葬仙大陸- 第一卷:昆州 第十五章:“三日之后,清算!”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巧克力八喜 書名:葬仙大陸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www.gryeyg.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十五章:“三日之后,清算!”

    眾人皆驚,倒吸冷氣的聲音不絕于耳。

    這一巴掌只怕是打的不是這上官子柳的臉,更是這在場諸位昆州城眾名流的驕傲吧,雖說這昆州僅是人族領域南邊的一座小城,從未出過什么能人異士,但當今年輕一代,也是有不少天賦異稟之人的,此刻臉上火辣辣的上官子柳便算一個。

    如今,眼前這看著平平無奇的青年,卻是徹底粉碎了昆州眾人的心。年紀剛剛成年,境界便已到達二品五階,此等天賦,果然是恐怖至極。方才更是顯現出來三品大藥師的能力,即便是唐家家主活了大半輩子了,也被此情此景所折服。

    “分離那日明明才一品九階,時至今日不過短短數月!這怎么可能?”唐婉兒此刻也是極為震驚。

    “怎么可能??不是說他只是一品九階的實力嗎???”上官子柳自問這昆州城年輕一輩,自己便是天賦姣姣之人,也才是剛剛踏入二品二階而已。眼前人與自己年紀相仿,便能達到二品五階的境界?這等天賦真是……恐怖如斯!

    “不是能耐的嗎?怎么不說話了”林牧冷冷的望著上官子柳。

    此刻的上官子柳可真是啞巴吃了黃連一般。方才凌然之氣早已沒有,反倒是被林牧一擊便無力與之抗衡了。雖說上官子柳平日里紈绔慣了,到哪都是爺,從未受過如此屈辱,眼下被眾人望著自己這狼狽模樣,臉上更是火辣辣的疼,不僅是林牧扇的,更是兩個字:丟人!

    眾人早已是默不作聲,連大氣都不敢出一下。心里想著  以這上官子柳的性子,此事怕是不能善了了。紛紛盯著上官子柳。

    感受到眾人的目光,上官子柳內心雖然怒火沖天,但奈何不敢表露出來。開玩笑!這可是比自己高了三階境界的人,莫說三階,修法強者之間,一階便是相差甚遠,更別說林牧戰力斐然,自己哪里還敢犯了林牧的沖啊。

    望著這前一刻還似瘋狗一般的上官子柳此刻卻宛如喪家犬一般頹然,眾人也是十分驚訝,但也似乎正在意料之中,畢竟兩人的實力差的可不是一星半點。

    上官子柳倒也不傻,雖說自己打不過林牧,但是,今日之仇以他的性格怎會如此輕易忍下,回到家中定然會和父親哭訴一番,再讓父親請那楊青出手,一定要好好出了這口惡氣。

    唐婉兒看在眼里,心中知道,這廝如他父親一般陰險,今日定然結下了梁子,林牧也是出于好心,這可如何是好???

    “來人,送客!”不料,正在思考的唐婉兒聽到了父親的話。

    唐林心中知道,雖說這上官家陰險至極,日后定會發難于唐家,但方才所見林牧手段,唐林也在心中有了答案,便是“即便今日不發生此事,也本就該與上官家清算了”

    “好!好!好一個唐家,我上官子柳今日走了眼,你們給我等著!”上官子柳此刻壓著火,也不忘找回點面子。

    “還說?”林牧眉頭一皺,盯著上官子柳,手便又要抬起

    上官子柳哪里還能再吃一記巴掌,轉身便快步走向院外。

    “等會!”

    上官子柳剛要踏出門口,便被林牧叫住了步伐,心中苦想到:“這小子還要怎樣?今天真是倒了八輩子霉了”雖說這心中苦不堪言,但卻也不敢腳步再動分毫。

    “今日之事,我林牧一人所為,要找我隨時恭候!還有你上官家的所作所為,我代唐家跟你清算!”林牧字字鏗鏘,眾人不由唏噓

    “這是要做什么?”

    “他真的瘋了嗎?”

    “我要是有這般實力,我也這么狂”

    林牧話音剛落,婉兒和唐父便想說些什么,林牧便繼續說道

    “你心中定然恨我入骨,給你個機會!三日之后,昆州城外,我等你上官家前來赴約!”林牧說罷便不再言語。

    “我還沒找你算賬呢,你自己倒是找死!給我記住了!”聽到林牧居然向上官家立下戰約,正愁于找不到借口收拾這小子,他便自己送到了虎口,真是可笑?!翱v然你天賦異稟,實力同齡中也不俗,但就憑此就把我上官家當成軟柿子?看楊青大人怎么收拾你!”

    林牧自然是不知道上官子柳此時心中所想,當然,也不想知道。

    上官子柳不知為何,此刻竟然有種如蒙大赦之感,急忙離開了唐府。

    見這紈绔子弟此刻宛如喪家犬一般逃離,眾人也再次唏噓。

    “小牧,你這是?”唐林眼見林牧如此狂傲竟然是為了唐家之事,心中也是一陣感激,但說到底,這事還是唐家與上官家的爭斗,把林牧牽扯進來,終歸是不好。

    “唐叔,這事你不用擔心,我自有分寸?!绷帜林捞屏直匾妻o,便如此說到。

    “唉,我唐家何德何能,居然有貴人相助,我唐某以后即便做牛做馬,也還不上你的恩情?。?!”唐林不禁老淚縱橫,再三搖頭。

    “唐叔言重了,即便我不立此戰約,他上官家也不會善罷甘休,反是如此,倒能省了不少麻煩?!绷帜链松死罾?,便不再有人掛念過,眼見唐父老淚縱橫,唐婉兒眼中綿綿的擔憂,也是心田不由一軟。

    “請受唐某一拜”

    “請受老朽一拜”

    兩位長老心中輕視早已蕩然無存,再加上林牧與唐家并無瓜葛,卻能在此刻為唐家著想,兩位也是不由得心中涌上深深的尊敬。

    知道攔不住,林牧也只能堪堪受下了。眾人眼見如此,也跟著紛紛躬身,這畢竟是二品五階的強者,更別說還是位三品大藥師,即便年紀輕輕,但實力在此,受得起!

    林牧搖了搖頭,也只能趕忙扶著唐父坐下。

    晚宴至此似乎已然無味,眾人都忙著消化今日所見,畢竟多數人怕是此生都再也見不到這般場面,簡單,粗暴!

    待眾人離去,唐府議事廳。

    “小牧,此次戰約上官家必然會請那楊青前來,此人境界二品六階,實力不俗,再加上出手陰損,你一定多加小心哪!”唐林坐于木椅,神情緊張道。

    林牧此刻倒是跟個事外人一般,絲毫不見戰約對其有一點影響。

    “唐叔大可放心,我自有辦法?!绷帜练讲胖皇悄鄯τ谑?,便止住了上官子柳的攻勢,活動筋骨都不算,畢竟實力相差三階,不過癮不過癮!

    想來,自己雖功法技法都得以精進,卻還并未實戰過,想到此處也是不禁暗自期待“現在實力到底如何了呢?”

    唐父深知林牧不是沖動之人,也便稍稍安心一分,只是許久都未出聲的唐婉兒,此刻低著頭嘴里念叨:

    “楊青得以魂定山傳承,功法技法必然不差,況且這境界也是高了一階。雖只一階,強者一戰往往卻因這一階之差而敗北,林牧哥哥答應我,你一定要護好自己啊?!闭f罷,便抬起了頭,美眸之中淺然氤氳。

    唐林見女兒這般,也是心知女兒的心,怕是隨了這林牧了吧,心念“也好,也好”

    兩世為人,而今重活數十載,林牧即便再處事不驚,此刻也是慌了神,頗為感動。

    “好,我答應你!”……


湖南幸运赛车如何办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