葬仙大陸- 第一卷:昆州 第四章:魂力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巧克力八喜 書名:葬仙大陸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www.gryeyg.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四章:魂力

    “這龍涎草果然不凡”望著手中靈氣濃郁的草藥,李老心頭喜悅再也難以掩飾,心想著這株藥草在不久之后能夠發揮巨大作用,一時間便忘記了身上的皮肉之痛。

    “若是以我巔峰戰力,這區區守候龍蜒草的畜生能奈我何?”想到此處,李老黯然神傷:“恐怕大限將至了吧”

    李老將今日所獲放入匣中便盤腿打坐,運轉功法。雖然功力盡失,但是這殘留功法尚可修身養性,李老進入了冥想,世界霎時靜謐下來。

    許久……

    “李老,我修行回來啦”林牧的聲音遠遠傳來

    李老深吸一口,隨后便將濁氣排至體外。隨即從冥想狀態回歸現實,走出房間。

    李老:“牧兒,今日我要教你煉藥,你與我來”說罷,便走入旁屋

    林牧一驚“這老頭最近是怎么了,居然今日要教我東西了”不假思索,也隨李老走去

    林牧從小跟隨李老學習藥理,早已精通各類所見草藥的屬性,可這煉藥,平日李老從不教授半分。

    “煉藥,共分兩步,萃取,凝實。第一步便是運轉功法將法力外放并心神聚集,感受草藥內的靈氣,將其視為身體的一部分與之建立聯系。待法力與靈力融為一體,便可抽離草藥的精華。你看”

    李老運轉功法,凝聚心神。只見雙手不斷外放金色微光

    “這便是法力外放,你現在尚未踏入修法之時,也未習得功法,只需記在心上便可”

    話音剛落,只見金剛果懸浮于李老雙手之間,被金光所籠罩,而這金光仿佛與金剛果即將融為一體。

    不一會,在林牧驚訝的眼神中,金剛果便急速萎縮,直至干癟,一滴藥液懸留下來。

    李老:“至此,萃取便已完成,此滴便是這金剛果的精華,也是下一步的關鍵,繼續看好”

    只見李老再次聚集心神,雙手在空中不斷借外放的法力進行糅合,那精華也隨之旋轉,越來越小,逐漸凝實,變為一顆藥丸。

    林牧眼睛都不敢眨,生怕錯過了什么。

    “這便是第二步:凝實。用外放的法力對這藥液進行糅合,使之凝聚為實質,至此便完成煉藥了?!崩罾蠈偛抛约旱臒捤庍M行著解說

    林牧撓了撓頭,疑惑不解“這就,完事了?我以為有多難呢”

    似乎也看出林牧神情中的不屑,李老便說:“這煉藥看似簡單實則困難無比,諾無強大的靈魂力量對心神進行管制,別說三年五載,就是練習數十年也難以習得?;炅Χ嗍桥c生俱來,后期無大機緣,恐怕難以提升”

    這還是林牧頭一回聽李老講到魂力,當即便收起了玩味的神情,細細聆聽。

    “這魂力指的便是修法者的靈魂力量,其對于修法之路至關重要”李老頓了頓繼續道

    “修法者的實力取決于品級、所修功法、所習技法,以及其魂力的強弱。若是功法,技法屬于機緣,這魂力便是修法者與生俱來的天賦。同樣功法,技法若是在魂力不等的修法者手中,也會發揮出不同的力量”

    林牧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問道:“李老,那你看,我如今……”

    “天色不早了,牧兒,你去歇息吧”李老打斷了林牧的疑問,隨即默不作聲。

    林牧吐了吐舌頭自知無趣,也便退出旁屋,心中暗暗記住了李老今日所傳授的知識。

    回到房中,林牧想起了方才李老所言又想到自己從小在李老的嚴苛要求下,不斷進行著體質的修行,五年前便已踏足一品九階至今。按說,如今自己早已肉身到達瓶頸,但心中實在不解李老為何遲遲不允自己突破。

    “算了,不想這些了”林牧拋去雜念,盤腿打坐,閉上雙眼進入了冥想。

    氣沉丹田,聚精會神。林牧感受著天地間濃郁的靈氣,卻由于未突破,無法汲取。內視丹田,仿佛另一個世界,對于林牧而言,陌生而神秘,難以觸碰。林牧無數次嘗試運轉內力攻破丹田的防線,卻都是無功而返,無數次觸碰到了門檻,卻都感受到身體傳來的強烈倦意。

    一夜無話……

    接下來的日子里,林牧每日都在不斷修行,將身體之力一步一步的夯實,李老也都會清晨外出,傍晚而歸。林牧雖有疑惑,卻也不敢多問,只知李老每日都會背上藥籮。

    日復一日。林牧生辰也快到來,他心中對李老所說大機緣的好奇也在日益增漲。

    多日后……

    次日便是林牧十六生辰。林牧早早醒來去給李老問安。

    “李老,今日您還外出嗎?”

    今日,李老一改往常,依舊閉目打坐

    “牧兒,明日便是你十六生辰,也將是你成年之日。突破在即,今日需你去這烏陵山脈的峽谷中采來最后一味藥材:龍鱗果”

    “龍鱗果!這可是比起龍涎草都絲毫不遜色的草藥啊”林木心中疑惑不解。

    “龍鱗果生在這烏陵峽谷最為兇險的山洞中,諾無變故定有靈獸守護,你需多加小心啊”說完,李老便擺了擺手。

    “這老頭,莫非是對我的考驗?”林牧走出院子,帶著疑惑,便飛奔而去

    見林牧離去,李老終究是難擋丹田深處的劇痛,咳出了血

    “看來,大限將至了!”李老拭去血跡,陷入了沉思……

    “這鬼地方”些許時候,林牧到達烏陵山脈最大的峽谷邊。望著深不見底的懸崖,心里一陣嘀咕。無奈,也只能尋找這該死的山洞了,想到這林牧便順著崖壁,一點一點的向下爬去。

    不知過去了多久,林牧已來到懸崖一半。只見漫天的霧氣籠罩著峽谷,視線也在不斷的模糊,好不陰森,溫度也似乎驟然下降了。峽谷中,飛行靈獸的鳴叫不斷回響,崖壁上也布滿了冰層。

    “這個山洞到底在哪里???”繼續往下的林牧心中也在不斷發憷。此處已經是峽谷深處了,鳥鳴都絕跡于耳,宛若冰天雪地一般。林牧無奈,但想起李老曾跟自己說過,這峽谷深處極為神秘,那山洞也就隱匿于峽谷的底部。林牧只能繼續向下。

    不知過了多久,林牧驚奇的發現,視線似乎不再被霧氣所遮擋了,便抬頭望去,只一眼便驚住了。

    只見,這霧氣盤旋于半空中,宛若陰云一般,遮天蔽日。肉眼已經可以望見峽谷底部,四處可見的鐘乳,散射著奇異的光,將其照亮,這峽谷底部宛若另外一個小世界。

    終于林牧來到峽谷底部,四處打量著。

    “沒想到,這峽谷深處盡然會別有一番洞天啊”自小生活在烏陵山脈的林牧此刻也不禁感嘆。

    “只是,這該死的山洞究竟在哪里呢?”林牧想起此行的目的,也顧不得欣賞這一勝景,尋找起來。

    此時,暗處一雙并不屬于人的眼睛緩緩睜開,在這深不見五指的洞中,發出駭人的綠光,隨即又閉上,再次隱匿在暗影之中。


湖南幸运赛车如何办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