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皇后又作妖-正文卷 第139章 反正不會虧

類別:其他類型 作者:弱水西西 書名:我家皇后又作妖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www.gryeyg.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孫氏并不打算在葛氏母女回家的第一日便鬧出什么風波來,給了個眼神便讓費嬤嬤攆人。

    然而,小荷卻不肯起,反而笑道:

    “我們姑娘準備了一份禮,還請老夫人笑納?!?br />
    “不用了,老夫人還會收晚輩的禮不成?”

    “可這禮是我們姑娘精挑細選,專為老夫人準備的。老夫人是看不上我們姑娘嗎?”

    孫氏瞥了眼小荷手上那只看似華貴的箱子。話到這份上,她若不收,便還是無視了孫女的心意。再一次的,那種暗戳戳被架著,被推著走了一步又一步的感覺又上來了,令她渾身都覺不美妙。

    而她身為長輩,晚輩都出手了,她更是沒有干坐著的道理。孫氏只得示意那費嬤嬤去準備了一份給榮安的回禮。

    小荷也不客氣,歡歡喜喜接過回禮,代替主子重重磕了一個頭。隨后乖乖退了下去……

    “不過姑娘,奴婢不識字,您送給那老夫人的究竟是什么?奴婢剛出了那屋,便聽到了巨大響動,回頭一瞧,只見那老夫人將您給的那整只禮盒都給砸到了地上。盒子都裂開了,就看見盒中露出了幾本書。

    奴婢瞧了那老夫人一眼,見她氣得胸口起伏,被婆子順著氣,時時有厥過去的可能,而那眼珠子則兇巴巴鑿著奴婢,可嚇人了?!?br />
    榮安笑起。

    “前幾日不是去白云寺了嗎?去的時候寺外有經書義贈,說所得將捐于南邊水患。當時我與葛薇便日行一善,捐了善錢得了一大盒子佛經。昨晚我精挑細選,覺得有幾本是很適合我這祖母的。我怕她不收,所以準備了一個精致的盒子……”

    榮安瞇眼想象了一番,老夫人打開盒子后,一眼看去是經文,第二眼看去是經文字跡大小統一娟秀且顯然并非自己親手所抄,第三眼便能瞧見封底有白云寺印記……這三眼大概便已能讓她心頭暴怒了。

    首先,這禮不值錢。其次這禮也太敷衍,非但不是自己一筆一劃親手寫來,還看著就像白云寺免費得來,這幾個意思?第三,因著這三本經文還騙了她一份禮。

    而那之后,老夫人大概能看見,第一本是《心經》。佛門經典。第二本是《地藏經》,而第三本,卻是薄薄的一本《清心咒》。這三本相連,根本就是在罵她!

    罵她號稱禮佛十幾年,實際到今日,都連最基本的佛經要義都沒法通達。

    《心經》要的是五蘊皆空,不為外物所求所累?!兜夭亟洝范嗍菄@地藏王和地府之事,至于《清心咒》,更是顧名思義……

    三者串聯,就是罵她利益熏心,心存歹念,縱是臨時抱佛腳也難消業障,縱是再吃齋念佛也難抵罪孽,縱是再如何裝出清心寡欲也無用……她早晚就是下地獄的命!充其量能做的,也就是自欺欺人多讀清心咒。

    顯然,這老夫人是看懂了!

    榮安打開了老夫人回的那份禮。

    喲,沉甸甸的。

    一只大金鐲子。

    丑是丑了點,好在分量還是叫人滿意的。反正虧的人,不是自己。

    “小荷,這府里以后若有人為難你,可以求救廖文慈和榮華,以及她們親近的奴才。若她們不在,就把廖文慈和我爹的名頭搬出來,就如今日這般。她們的弱點都在咱們手心,誰也傷害不了咱們!”

    ……

    今日虞博鴻特意很早就回家了。

    回府后,直奔后院。

    今日的他腳下生風。

    且面上帶著明顯的喜色,更有幾分意氣風發。

    府里上下久未見他白日回府,多日未見他踏足后院,更別提如此模樣。

    尤其是他還親自提了食盒和點心盒……這更是活久見。

    多少奴才都盯著男主子,并偷偷議論著……

    顯然,回府的二姨娘和二小姐比她們所以為的還要得寵。再聯想到今早夫人大小姐的親自相迎;明日特設的團圓宴;院子修了改,改了棄,棄了建,建了裝的大趕工;夫人屢屢去葛家請人,加上昨日夫人示下,讓他們不許叨擾的那一大堆令人目瞪口呆的特權……很多人都意識到,府里的格局應該是要變了……

    而虞博鴻則是暗暗將眾人的議論盡收于耳,他就要讓所有人知道他的態度,讓所有人都對府中西北角的兩院重視且尊重起來!

    還在兩院之中廊下躺著的榮安遠遠瞧見爹來了,趕緊起身,將虞博鴻先一步截到了自己院中。

    “爹,今晚你和娘自己吃飯,我打算和幾個婢子嬤嬤吃一頓慶祝喬遷?!?br />
    “成!”

    虞博鴻的回應來的太爽快,引得榮安目露鄙夷。

    “那這些……全給你添菜吧!”虞博鴻將手里食盒全都堆到了榮安手里?!耙遣瞬粔?,爹讓阿虎去辦。兩刻鐘就能買回來?!?br />
    “能喝酒嗎?”

    “要什么酒?女兒紅?還是果子酒?”

    榮安嘖嘖搖頭,為了支開自己,還真是……灌醉了自己也不惜嗎?

    “爹,放心,天塌下來我今晚都只在自己院里待著!”她咯咯笑。幸虧自己英明,否則晚飯鐵定吃不好吃不下,吃下去也得噎著。

    虞博鴻也嘿嘿笑:“你娘久未回府,心里必定百感交集,多有擔憂。爹娘的過去將來,還是有很多話需要交流一番的?!?br />
    “知道了。您看,我那么乖巧,那您是不是把朱永霖的處置來跟我說說?”最近茶葉鋪子去得太勤,這剛一回府就出門,榮安怕被盯上,所以與朱承熠和老王說好這兩日都不會過去。虞家又不比葛家打聽消息那么方便,她也只能從爹身上下手了。

    虞博鴻知榮安對朱永霖有恨,也就沒遮掩地說了來。

    雖然朱永霖的手下認了罪,太子那里也在幫著周旋,但今日早朝他還是無可避免地成了眾矢之的。

    幾個陳年舊賬也被翻了出來:既有他以皇子身份強買店鋪之事,也有他誘騙了姑娘后對之一腳踹開導致人自盡之事,還有他以太子之名在外投機賺銀……總之,牽扯進了太子,也讓后宮朱永霖的親娘欣貴嬪卷入了是非。

    皇帝命順天府繼續查下去的同時,也是大發雷霆。

    先是狠狠一番斥責,又是徹查了朱永霖和欣貴嬪名下產業;被禁足的同時,也禁止他入后宮和見太子。待一切查清后再行論責……

    “不過,廖家有上表,表示都是意外,愿意大事化小,不愿過多追責?!庇莶櫟?。

    榮安點了點頭……

    正如朱承熠所言,朱永霖最終定罪到哪一步,還是得看其余那些皇子的手段和能力……


湖南幸运赛车如何办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