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色- 第203章 我好好想一想

類別:其他類型 作者:意千重 書名:淑色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www.gryeyg.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對,就是那種用糯米粉做的浮元子?!毙⊙蛞詾樘镉邹辈恢?,很認真的描述給她聽:“用黑芝麻、豬油、糖揉在一起做餡料,再用糯米粉搓圓了煮,又香又甜又糯?!?br />
    田幼薇當然知道這種小食,這是明州最有特色的小食了,她也愛吃的。

    “這個倒是好做,只是你確定真的要吃?你現在有傷,吃了糯食怕傷口不好長呢?!?br />
    這也是民間的說法,有外傷不好吃糯食,以免引起傷口愈合不好。

    小羊搖頭輕笑:“我不在意這個,反正傷口在頭發里,長得好不好都看不見。我就是特別想吃口甜的,想瘋了?!?br />
    田幼薇表示理解,就像她喜歡吃茉莉花味道的糖丸,越是難受越是想吃,想起來抓心撓肺。

    她很有技巧地問著:“那我明天給你做。我看你是北人,怎會愛吃南人的甜食?”

    小羊笑道:“說我是北人……也算是,說是南人,也算是。說來好笑,家里人愛吃面食,不許我吃甜食,可我就是愛甜食?!?br />
    “你貴姓?”田幼薇覺著他并不反感她問話,就轉到了正題上:“需要我幫你聯系家里嗎?發生了這么大的事,你家里肯定很擔心?!?br />
    小羊誠懇地看著她道:“我以后再告訴你我是誰,好嗎?我現在不方便說,但也不想騙你。至于我們家里,應該很快會尋來?!?br />
    田幼薇默了片刻,道:“行。那你得告訴我傷你的是什么人,我該防備什么,畢竟你我萍水相逢,我是在做好事,不該因為做好事而丟了性命,牽連家人?!?br />
    “傷我的人啊……”小羊看著跳動的燭火,語焉不詳:“我只能和你這樣說,你救了我并不觸犯刑法,我以后必然報答你?!?br />
    看來是問不出多的了,沒想到看起來那么直率的人,口風這么緊。

    田幼薇深表遺憾的同時,不可避免的擔憂,笑得也很艱難,便用開玩笑來掩蓋:“怎么報答???能讓我隨心所欲,在人前橫著走嗎?”

    “隨心所欲怕是不能,但只要不觸犯刑法,不害人,橫著走……未必不能?!毙⊙蛐χ?,抬眼看向門口。

    邵璟捧了一只有人臉那么大的海碗站在門邊,一邊喝湯一邊看著屋里的兩個人。

    “這位是?”小羊扶著桌子站起身來,很謹慎地打量邵璟。

    “他姓邵,名騙子?!碧镉邹睕]客氣,直接放了個招。

    “鄙人姓邵名璟,汴京人士,自小在田家長大。剛才是我給你檢查的傷口,把你背來這里又給你換的衣服。你好些了嗎?”

    邵璟看著小羊笑得燦爛,眼睛彎成月牙,一排整齊潔白的牙齒在燈下閃著微光,看起來人畜無害,天真又純善。

    小羊看向田幼薇,以目相詢是不是真的。

    田幼薇還真沒法昧著良心說假話,便從鼻孔里“嗯”了一聲。

    小羊如釋重負,沖著邵璟誠懇地行禮道謝:“多謝兄臺援手!大恩不言謝,我一定銘記在心……”

    邵璟豪爽地擺手:“這些話就不必說了,既然遇著就是緣分。阿薇要救你,我就救你,這沒什么好說的?!?br />
    小羊見他倆直爽好說話,也不追根究底,先就放松了一半:“剛才我聽你們說,這位姑娘是姓田?她不是吳姑娘嗎?”

    他還記著上次的事,以為田幼薇和吳悠一樣,是吳七爺家的姑娘呢。

    田幼薇道:“我姓田,名幼薇,不是吳家的人,那天是趕巧和小姐妹一起上街玩耍?!?br />
    “原來是這樣?!毙⊙蛐Σ[瞇看一眼田幼薇,又看看邵璟,贊道:“兄臺好風采!”

    邵璟一笑,毫不客氣地道:“承讓!”

    他是比小羊長得好看多啦,雖然小羊也長得挺端正雅致的。

    田幼薇壓根沒看他:“天色不早,歇了吧?!?br />
    田父肯定早就等急了,確實不能再耽擱了。

    邵璟就道:“我已經安排人熬上了藥,我們現在得回去了,明天又來看你?!?br />
    小羊就和他們道別:“真是勞煩了?!?br />
    門關上,燈籠的光淡淡的。

    田幼薇和邵璟一左一右往前走著,都是沉默不語。

    走到客棧附近,果然看到田父在街口急得轉圈。

    她立刻狂奔過去:“阿爹!”

    田父想揍人,虎著臉道:“你們還知道回來?這都什么時候了?自己去領罰!”

    田幼薇不說話,緊緊抱著田父的胳膊將臉貼上去,小聲哼哼:“阿爹,阿爹,我知道錯啦,以后再也不貪玩了?!?br />
    田父瞪她一眼,罵邵璟:“你阿姐貪玩,你也不勸著些?!?br />
    “是我的錯?!鄙郗Z好脾氣。

    田父又舍不得罵他了,就拍了田幼薇一巴掌:“都是你!一定是你攛掇著逼著阿璟陪你瘋玩?!?br />
    “……”田幼薇著急,雖然真是她惹的事,“我真沒攛掇他逼迫他?!?br />
    “我還不知道你?回去!我和大夫約好了,明日一早就去給阿璟看病?!碧锔负苄⌒牡貦z查過兩個孩子,確認沒有任何損傷,這才放了心。

    田幼薇突然發現,邵璟竟然不聲不響換了一件外袍,想起他的衣服應該是背小羊的時候臟了,這樣真的是很周到了。

    邵璟見她看他,就道:“阿姐,明天你多睡會兒,別跟我們一起去了,醫館不是什么好地方?!?br />
    “唔?!碧镉邹币彩沁@樣打算的。

    明天要去吳七爺家中拜訪并吃晚飯,她早上得去看看小羊,再把他安排好。

    田父很敏銳:“你二人是不是生氣斗嘴了???”

    田幼薇和邵璟異口同聲:“沒有?!?br />
    田父將信將疑,說了一堆要友愛體貼的話才放過他們。

    田幼薇睜眼到天明,將這兩輩子以來記得的所有事都過了一遍,有時候流淚,有時候又忍不住發笑。

    心氣漸平,理智回籠,她決定,事到如今,要么真的放下,彼此不要再糾纏不休;要么就抽個空聽聽他怎么說,再來決定該怎么選擇。

    次日一早,邵璟敲她的門:“阿姐,你想吃什么我讓伙計給你送?!?br />
    田幼薇隔著門冷靜地說:“你不用管我,我好好想一想?!?br />
    


湖南幸运赛车如何办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