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中文 >武俠修真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 正文卷 第二百一十四章 穩字十二謀之偷天換日
我的書架 | 加入書架 | 舉報章節錯誤 | 返回書頁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正文卷 第二百一十四章 穩字十二謀之偷天換日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言歸正傳 書名: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www.gryeyg.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趙大爺跟黃龍真人,怎么突然從藏身的地方悄悄溜出來了?

    還好,李長壽沒有對趙公明與黃龍真人完全放心,雖然大半心神都在關注南海的戰事,但也分了一縷心神,時刻關注著兩位殺手锏級的動向。

    趙公明與黃龍真人剛從那荒島中的巖洞鉆出來,還未施展神通遁走,李長壽藏在海水中的一具紙道人立刻竄了出來。

    那是一條普通的海魚,在空中劃過一道拋物線,帶出了幾滴晶瑩水珠……

    這魚蓬的一聲炸開,化作了慈眉善目老神仙的模樣,落在兩位道門高手身前。

    “兩位前輩,怎么突然出來了?”

    趙公明與黃龍真人對視一眼,后者剛要說話,前者已是扶須咳了一聲,笑道:“里面有點悶,出來逛逛……

    不過,海神老弟,你這藏身法倒是厲害,竟將我與黃龍師兄都騙了過去?!?br />
    呃,明明是你們兩個根本沒探查!

    李長壽忙道:“晚輩并非有意躲藏,這具化身在數月之前就已經抵達此地。

    只是一直用化形術化作了一條游魚,每日跟魚群一同游動,或許這才無意間,將兩位前輩瞞過……

    前輩可是有什么急事?或是發現了什么狀況?”

    “沒,沒事,就是出來透透氣,嗯咳,你忙你的就是?!?br />
    趙公明擺擺手,拉著黃龍真人就朝巖洞中走,讓李長壽也是頗感費解。

    三教高手迷惑行為,加一。

    索性,李長壽的這具紙道人也不躲藏了;

    他對著巖洞做了個道揖,端著拂塵,徑直在一座礁石后盤腿入座,施展龜息平氣訣、障眼法,盡量降低自己被人發現的可能。

    他現在,心神分了太多處地方,確實有些不太夠用,顧不得跟趙大爺和黃龍真人叮囑太多。

    南海的戰事已到即將炸鍋的程度;

    東海附近已開始顯露敵蹤,但對方十分狡猾,龍族在各處安插的探子,此時依然毫無所得。

    除了南海、東海,李長壽還要留一份‘保底心神’給師父和師妹……

    杜絕被偷家的一切可能!

    又擔心西方教搞波大事,還必須關注東海和南海中,風險較大的幾個地點……

    零零總總算起來,李長壽此時所要關注的地方,著實太多了些。

    “唉……”

    哪有什么運籌帷幄、決勝千里,不過是一把又一把的紙道人撒出去……

    東海還是風評浪靜,第二波馳援南海龍宮的高手已趕過去了。

    龍族大婚的氛圍,自然也受到了一些影響。

    眾賓客也都有些納悶,不知一向弱勢的深海大妖,為何會膽大到偷襲龍宮;

    在龍宮的截教眾仙,已是做好了去幫敖乙出頭的準備。

    他們截教反正不怕把事鬧大,鬧得越大,他們截教跳出來的高手也就越多。

    此時距離敖乙大婚的吉日吉時,已不足兩個時辰。

    敖乙思前想后,還是去找族內輩分最高的龍族長老提議,將他的大婚推遲一日,今日龍族全力出手,去將進犯南海龍宮之敵盡數殲滅。

    結果,敖乙被那位龍族老長老訓斥了幾句,讓敖乙只需做好他今日該做之事。

    敖乙本想找自己教主哥哥訴訴苦,求個策略,卻又被自己親哥敖甲拉走,帶去補妝……

    比起責任感爆棚的敖乙,面容英俊、身高八尺的東海龍宮大太子敖甲,就顯得有些沒心沒肺了。

    敖甲笑道:“傻弟弟,莫要擔心了,咱們龍族自遠古而來,大大小小的劫難經歷了不知多少,始終屹立不倒!

    你我如今本領還未修全,就別為此事操心了?!?br />
    敖乙:……

    果然,還是感覺教主哥哥,比自己親哥靠譜了一百倍。

    不,一萬倍!

    ……

    三個時辰,南海龍宮已有十數萬死傷。

    大戰剛打響時,是三路‘神秘’大軍偷襲南海龍宮;

    早有準備的南海龍宮立刻收縮防御陣勢,依靠海底數層大陣抵擋對方,并調動大軍,在外圍包抄來犯之敵。

    經過雙方一陣包圍、反包圍、側翼擾襲、反反包圍……等等常規操作

    南海龍宮附近數千里海域,海鮮死傷無算!

    波濤激蕩的海面上,已經堆滿了,許多難得一見的……美味食材。

    像什么,觸角百丈長的烏賊,三丈長短的大龍蝦,大樹樹冠大小的大螃蟹……

    又因海中激烈的斗法,經常會出現一團團真火、術火,這些無法被普通海水撲滅的火焰會不斷上升,或是直接燒烤,或是加熱海水,慢火細熬……

    螃蟹殼很快就紅了……

    若是熊伶俐見到這般情形,就她那悲天憫人、挖土葬花的性子,定會痛哭流涕,眼淚直往肚子里流……

    南海戰局,李長壽幫不上太多。

    那邊雖然死傷慘重,但也只是個‘副舞臺’,真正的主舞臺,還是在東海龍宮。

    借著提前放好的紙道人,觀察了半天南海的大戰,李長壽心底漸漸有了這般想法:

    【西方這次,應該是準備了幾個大計劃,擇機選用?!?br />
    無論誰是西方教在此事上的主事者,既然已經投入了這么多籌碼,必然要有回報。

    西方的目的,是將龍族打怕、再收服。

    到此時,李長壽已經可以確定,西方教是真的不計死傷,要將南海龍宮重創,再用海族叛軍形成一股壓力,逼東海龍王這個龍族族長低頭。

    ‘如果是這樣……

    西方的圣人弟子必然就在東海附近,必要時現身,來東海龍宮彰顯西方圣人的威儀?!?br />
    玄都大法師身側,李長壽抬手支著額頭,仔細思索。

    一旁大法師能感覺到,李長壽此時心神在全速運轉,也并未打擾,只是含笑靜候。

    不多時,李長壽開口道:“大法師……”

    “嗯?”

    “不對,弟子思慮還不周全,”李長壽歉然一笑,繼續低頭動腦子。

    大法師也沒多管,只是含笑點頭,略微掐指推算。

    這次,大法師挑了挑眉,對著水晶鏡上一點,言道:“長壽,看此處?!?br />
    李長壽抬頭看去,卻見一片漆黑的海底之中,有一道道巨大的身影極快地滑過,那似是一條條巨大的八爪烏賊。

    大法師淡然道:“這里距離東海龍宮,已不足十萬里,對方拿捏時機倒是異常精準,剛好是大婚要開始時。

    此時南海具體如何如何?”

    “南海正陷入膠著,西方教這次不知道怎么了,”李長壽皺眉道,“按理說,最好的辦法,就是調虎離山之計,用完之后立刻撤走,再反復擾襲。

    但這次,西方教搞來的這些妖兵、兇獸已死傷了三成,猶不退走。

    這確實讓弟子十分費解?!?br />
    大法師沉吟兩聲,笑道:“是那朵十二品金蓮?!?br />
    “弟子不解?!?br />
    “他們西方教鎮壓教運的十二品金蓮,應該是即將達到極限,庇護不了這么多有業障在身的妖、獸,兇惡之輩?!?br />
    大法師耐著性子,詳細解釋著:“去南海的那批西方教的手下,應該就是故意要折損在那。

    若是以這些手下的性命,換來龍族的效忠,西方教自然是大勝。

    若是此次失手,他們也只是丟了些棄子,緩解了十二品金蓮的壓力,總體也不會太虧?!?br />
    李長壽不由一怔,立刻起身做了個道揖,言道:“弟子尚未考慮到這一層,多謝大法師點醒?!?br />
    大法師擺擺手,笑道:“不必自責,你此時受修為限制,有些東西看不到,實屬情理。

    西方那兩位,可不是喜歡吃虧的主?!?br />
    李長壽連連點頭,立刻重新整理自己的計劃,將十二品金蓮等要素也考慮了進去。

    影響不大……

    大法師不斷施法,一處處偷襲東海龍宮的敵軍蹤影,在水晶鏡上顯露出了蹤跡……

    竟有多達十二路兵馬!

    南海真打、東海施壓,西方教當真好算計!

    李長壽靜靜等了片刻,這十二路海族叛軍在接近龍宮三萬里時,先后被龍宮發現。

    一時間,東海各處戰鼓轟鳴,此前埋伏在各處的蝦兵蟹將仙蛟兵,自各處沖出,阻擊這些敵軍。

    幾乎同時,東海龍宮各個方向上爆發大戰。

    東海龍宮之中,不斷沖出幾名將領,將龍宮附近駐扎的大軍調走一部分,去馳援戰事壓力較大之地。

    只是半個時辰,東海龍宮就被敵方大軍隱隱包圍,東海各處波濤翻涌、天地變色!

    龍宮內,眾賓客雖面露憂色;

    東海龍王一直穩坐于寶座之上,大婚依然要如常進行。

    龍族現在,突出的就是一個淡定,仿佛還有無窮多的后手。

    而作為真正的旁觀者,玄都大法師和李長壽,總是能先一步,發現東海龍宮附近出現的‘危險’。

    水晶宮那偏僻無人的角落中,大法師再次施法,鏡面之上出現了幾道模糊的身影。

    大法師輕哼一聲,雙目之中劃過兩道青光,鏡面中那幾人身周模糊的偽裝消散,露出真容。

    神通·真·馬賽克消失術!

    這是四名老者,各自散發著驚人的威壓;

    他們所出現的位置,距離東海龍宮已不足五千里,剛好繞過了外圍大戰!

    一體型富態的胖道人,將扛在背上的口袋打開,其中飛出一道道流光,化作了道道身影,迅速列做戰陣;

    又有一名緊閉雙眼的高瘦道人,將手中寶塔向前一扔,寶塔之中也飛出道道流光……

    四人各自帶著乾坤重寶,同時祭起寶物,竟召出了數十萬海族、妖族兵馬,還是海族叛軍與深海妖族中的的精銳部分!

    正此時,一側乾坤突然被劃開,一只六翅金蟬鉆了出來,其后又有數十道身影迅速飛出……

    最前方六人之中,文凈道人赫然在列!

    此刻,他們身上的遮掩之法,盡皆被玄都大法師看透,呈現在鏡面中……

    玄都眉頭微皺,低聲道:“西方教竟然養了這么多兇惡之徒,這兩位師叔還真是不擇手段要把他們西方教拉起來?!?br />
    李長壽見狀,卻是露出了幾分微笑。

    “長壽為何發笑?”

    “弟子只是安心了些……”

    李長壽輕輕舒了口氣,笑道:“西方的全盤算計,應就是這般。

    以南海龍宮為誘餌,調走龍族大半高手,再以外圍十二路兵馬佯攻,讓龍族精銳脫不開身。

    又以乾坤寶物、乾坤術法,繞過外圍戰場,直接奇襲龍族,短時間內就將龍族打壓下來……”

    簡單來說,對方的安排布置,并未超過他的想象力。

    但李長壽稍微斟酌了下用詞,不敢有半分驕狂,只是道:

    “這般思路雖巧妙,卻在常理之中,并不算奇謀。

    弟子倒是怕他們不按套路出牌,那才是最難對付的?!?br />
    玄都大法師笑道:“那你講講看,接下來咱們該如何破局?”

    “大法師您又考教弟子了?!?br />
    李長壽看著鏡面中,那飛速撲向東海龍宮的眾多身影,迅速答道:

    “此局的重點,在于守,也在于拖。

    東海龍宮必須守住這一陣;

    除此之外,還要想辦法,拖住接下來會從西面飛了過來,登場【解救】龍族的西方教眾圣人弟子。

    他們花費了這么多心血,就是為了最后這一個‘解救’的戲碼。

    弟子建議,可以給他們來個釜底抽薪,讓這些西方教的圣人弟子,今日來不了東海龍宮,此局便可自解?!?br />
    玄都大法師掐指推算,很快就含笑點頭。

    “既然如此,我這就去會會那兩位師叔所收弟子?!?br />
    “大法師,您最好不要直接露面,此時情形還未失控?!?br />
    李長壽忙道:“可否請大法師推算出,西方教眾圣人弟子大概的方位,我請一位??宋鞣浇淌ト说茏拥母呷诉^去一趟,拖他們一兩個時辰應該不成問題?!?br />
    “善?!?br />
    大法師并未多說,掌心浮現出了太極圖的虛影,閉目開始靜靜推演。

    就在此時,李長壽也注意到,在來襲之敵中,剛才那只劃破了乾坤的六尺金蟬,突然離開了偷襲大軍,朝深海更深處而去。

    果然,對方并不想放過龍族的致命弱點……

    “找到了?!?br />
    玄都大法師很快睜開雙眼,“在東勝神州上空,一處云霧之中,總共六位,正朝東海緩慢趕來?!?br />
    “好,”李長壽立刻答應一聲,隨之閉上雙眼,心神落到那處荒島的紙道人身上。

    這神仙皮的紙道人立刻站起身來,端著拂塵,匆匆走向了那巖洞。

    趙大爺這次,還真是來著了。

    英雄,豈能無用武之地?

    


湖南幸运赛车如何办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