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中文 >武俠修真 >太上執符 > 瘋狂的原始人 第四百九十章 兄弟快跑
我的書架 | 加入書架 | 舉報章節錯誤 | 返回書頁

太上執符-瘋狂的原始人 第四百九十章 兄弟快跑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第九天命 書名:太上執符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www.gryeyg.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說實話,楊三陽對于孔雀雖然欣賞,但內心深處還是很不爽的。

    只要是個正常人,就絕不喜歡有人在自己面前如此驕傲,尾巴都要翹到天上的那種驕傲。簡直是目無余子,牛逼到沒朋友!

    此時瞧見孔雀如此落魄,落得如此凄慘下場,也是心中暗爽。

    不過,孔雀乃是阿彌陀瞧中的人,楊三陽也不好擅自下殺手。但是,惡心他一番還是沒有問題的。

    他與圣道法相,關系有些奇怪。這些法相,每個都有屬于自己的意志,每個都有屬于自己的想法、思想,并非是完全由楊三陽控制的傀儡。

    但楊三陽的意志,卻是主意志!若楊三陽身合法相,那圣道法相就是楊三陽。若圣道法相離開其元神,在定境中、或者是體外,圣道法相就是一個圣人!一個有著自己思想的圣人。

    好在,楊三陽的意志是主意志,這些圣道法相借其精氣神而生,楊三陽乃是圣道法相立足于大千世界的根本,否則楊三陽此時當真是一臉懵逼,根本就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虛偽!卑鄙無恥的小人!你還我青蓮!你還我青蓮!”孔雀此時眼中怒火洶涌,他已經賭上了自己的一切,一旦失敗他的一身修為將會化作流水。

    是以,此時鼓起最后的力氣,向著楊三陽絞殺而來,只要能斬殺楊三陽,奪取了那青蓮,自己還有機會!

    瞧見孤注一擲,面色癲狂的孔雀,楊三陽不由得搖了搖頭,雙目內露出憐憫。任憑你是大羅神仙,一旦面臨死亡之境,也要瘋狂如狗,心生畏懼。

    沒有人能看破死亡境!大羅神仙不行!圣人也不行!

    畏懼死亡,乃是眾生的本性!

    當然,他雖然樂得看孔雀吃癟,但此獠畢竟是佛陀欽點的護法,關系到未來佛門氣數,他還真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孔雀就這般點燃本源,死在自己的身前。

    心中念動,太上法相加持,楊三陽正要拋出手中太極圖將孔雀鎮壓,可是下一刻場中異變突生,驚得楊三陽駭然失色,連忙驚呼:“不要!”

    “魔祖!尓敢!”鳳祖聲音凄厲,周身氣機浩浩蕩蕩的卷起,無盡殺機瘋狂竄動,虛空風起云涌,化作了血色。

    “住手!”

    祖龍與麒麟王亦是大驚失色,連忙出手向祖龍打去,欲要阻止眼前的慘狀。

    卻見那魔祖不知何時以天魔之軀變換,騙過了眼前的鳳祖三人,真身退出場外,此時誅仙劍驟然拔出,刺入了毫無防備的孔雀背后。

    孔雀此時一顆心都在青蓮上,都在楊三陽的身上,豈能抵擋圣人的偷襲?

    誅仙劍透心而過,時間在那一剎那似乎定格。

    麒麟王猛然一聲咆哮,可惜昆侖鏡在時間之神的手中,時間之神已經逃跑,那里有心思關注場中?

    況且,就算是他想出手,也來不及了!

    “轟~”

    三祖攻擊咆哮而至,裹挾著三族滾滾大勢,魔祖抽出誅仙劍,猛然回身一劈,然后竟然踉蹌著倒飛而出,落在了遠處的昆侖山之巔。

    “砰!”

    地上煙塵四濺,孔雀的身軀墜落在楊三陽身前,一雙眼睛死死的盯著他,口中金黃色血液噴出:“我的……那是我的……?!?br />
    楊三陽呆呆的看著那孔雀尸體,然后抬起頭看向雙目赤紅的三祖,以及面色陰沉的魔祖,猛地回過神來,屈指一彈一滴甘露墜落,可惜孔雀傷口處的誅仙劍氣迸射,根本就不等甘露發揮作用,已經將其攪碎化作了齏粉。

    然后就見孔雀化作一團神光,在神光中極盡升華,最終化作了一團五彩本源,懸浮于楊三陽身前。

    “魔祖,你好歹也是一尊圣人,豈能欺辱小輩?還用如此卑鄙手段偷襲算計?”鳳祖的聲音里滿是怒火,滿是壓抑不住的悲憤。

    “哼,區區畜生,也敢與我兄弟放肆?簡直不知死活!”魔祖身形一個閃爍,竟然來到了楊三陽近前,面色關切道:“兄弟,你沒事吧?這區區孽畜不知死活,竟然敢冒犯你?為兄就算拼著不要這張面皮,也要為你出一口惡氣?!?br />
    “……”楊三陽站在風中凌亂,瞧著面色關切的魔祖,只想仰天咆哮:“水塔嘛是你兄弟?鬼才是你兄弟!”

    正要開口解釋,可惜魔祖根本就不給他開口的機會,而是大袖一揮,五行本源卷起,向楊三陽飛來:“此乃孔雀的本源,賢弟若是將其煉化,必然會有大收獲,也可以練就一門直指本源的神通?!?br />
    楊三陽不敢大意,太極圖化作陰陽橋護住周身,拖住了那五行本源。然后待將那五行本源攝入手中,方才暗自松了一口氣。

    五行本源依舊是五行本源,魔祖并未做什么手腳。

    將那孔雀的本源收入袖子里,楊三陽心中暗自沉思:“想不到,孔雀與金翅大鵬雙雙遭劫,鳳凰族可謂是已經遭受重創,對于三族氣勢打擊不可謂不沉重?!?br />
    只是下一刻,他便已經察覺到了不妙,猛地抬起頭,迎著那一雙雙殺氣騰騰的眼睛,楊三陽不由得心臟驟然一停:“不妙!不妙??!”

    確實是不妙!

    “好兄弟,日后誰要是再敢威脅你,便是不給我魔祖面子,為兄替你將其斬殺,管叫給你出了惡氣!”魔祖對著楊三陽笑了笑。

    “我特么……”楊三陽欲要爆粗口,連忙對著三祖解釋:“不是你們想……”

    “轟!”

    根本就不聽楊三陽的解釋,此時三祖神通已經排山倒海般殺了過來,那猛烈的威嚴就算圣人也要退避三舍,更何況是才不過金仙境界的楊三陽?

    二話不說,駕馭金橋便向天邊走去,此時楊三陽有一種欲哭無淚的感覺。

    “魔祖,算你狠!”楊三陽氣的肋骨疼,三祖根本就不會聽他解釋,雙方深仇舊恨,更是他親手將魔祖放出來的,縱使解釋,三祖也絕不會相信。

    “我能咽下這口惡氣?”楊三陽的雙目內露出一抹殺機,感受著牢牢鎖定自己,對自己似乎要一擊必殺的三祖,猛然回過頭高聲呼喝:“大哥,你且磨好寶劍,他日擺開誅仙劍陣,你我兄弟一道踏平三族。只是你那誅仙劍陣有一個破綻,你還需仔細注意,千萬莫要被三族鉆了空子。你那誅仙四劍不曾有劍魂、神禁,運轉起來難免僵滯,難以調和唯一。那東南方向,便是破陣的關鍵所在,大兄日后還需勤加演練,補全了這個缺陷?!?br />
    魔祖聞言面色狂變,這般隱秘的關竅,他一開始都不曾察覺,還是布下大陣后才察覺的,這兔崽子怎么知道?

    話語落下,楊三陽已經撒丫子遠去,唯有怨氣沖霄的聲音在天地間回蕩:“大兄,那大陣畢竟沒有劍魂主持,三祖匯聚三族大勢,再加上手持昆侖鏡的時光二祖,已經有了破陣的資格,你可千萬要小心,莫要陰溝里翻了船?!?br />
    “……”魔祖站在風中凌亂,聽著楊三陽的話,雙目內露出一抹苦笑:“你可真狠??!不管怎么說,我都為你殺了孔雀,你卻將我誅仙劍陣的罩門捅了出來,你這是想要我的命??!”

    魔祖面色陰郁,掃過龍鳳麒麟三祖,以及手持昆侖鏡的時光二神,不由得冷然一笑:“呵呵,就算爾等知曉破綻,又能如何?誅仙劍陣,非四圣不能破。爾等雖然有大勢加持,但比之真正圣人,還是差了一籌?!?br />
    “況且……”魔祖看向了麒麟王:“你當真放心將昆侖鏡借給時間之神?須知時間之神才是昆侖鏡的天定之主,你雖然以昆侖鏡寄托真靈,但你卻忘記了一件事,那昆侖鏡可以干涉過去時光。若是時間之神不斷以昆侖鏡干涉過去,干涉你當初祭煉昆侖鏡時候的因果,只怕……”

    “住口!”時間之神連忙自虛空中走出來:“休得胡言亂語,我若是有那般本事,早就干涉到你尚未成圣之前,將你自天地間抹去,免去了天地間的劫數?!?br />
    本來逃了一半的時間之神,不知為何竟然回來了!此時義憤填膺的呵斥著。

    “呵呵,我和昆侖鏡不一樣,我是定數。你若敢干涉我的過去,必然會有天道反噬。但是昆侖鏡就不同,那昆侖鏡乃是天定之物,你本來就是昆侖鏡的主人,那老麒麟不知以何手段,奪取了你的機緣。你縱使干涉過去,也不會有天道反噬?!?br />
    此言一出,時間之神變了顏色,麒麟王面色狂變,對著時間之神伸出手:“勞煩道兄將那昆侖鏡還給我?!?br />
    “你不信我?你莫要聽魔祖胡說八道,他都是騙你的,故意攪亂人心!”時間之神攥緊昆侖鏡,一雙眼睛死死的盯著麒麟王:“你要相信我!”

    “還給我!”麒麟王話語不容置疑。

    “老麒麟,你可千萬莫要中了魔祖的奸計!”鳳祖連忙低聲勸了一句,然后抬起頭看向阿彌陀:“圣人,您說一句公道話,魔祖所言是否為虛妄?!?br />
    阿彌陀此時一顆心全在那白蓮上,聞言笑了笑:“因果而已。時間長河,亦是一種因果,未嘗不可顛倒?!?br />
    ps:感謝大佬“國服第一菜鳥”的萬賞咩。

    各位大佬新年快樂。

    書客居閱讀網址:

    


湖南幸运赛车如何办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