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中文 >科幻小說 >侍妾虐渣寶典 > 正文 第四百七十八章 顧墨之出事了
我的書架 | 加入書架 | 舉報章節錯誤 | 返回書頁

侍妾虐渣寶典-正文 第四百七十八章 顧墨之出事了

類別:科幻小說 作者:百媚千嬌 書名:侍妾虐渣寶典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www.gryeyg.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顧大哥,伯父好像有些誤會了?!被ㄇ錈o奈地道。

    “回頭我跟他解釋就好?!鳖櫮行┬唪?,暗夜里說話都透著心虛:“我父親在武林同道面前一本正經,一副大義凜然,德高望重的模樣,私下里面對我與我娘卻一言難盡。你不用介意?!?br />
    “沒有?!被ㄇ涮谷坏溃骸斑m才也是我自己有私心,沒有在三軍將士面前反駁,怕是要連累顧大哥了?!?br />
    顧墨之也不細究原因:“你若是這般客氣,我是不是應當跪下來感謝你適才的救命之恩?”

    花千樹不好意思地笑笑:“若說是救命之恩,顧大哥那日里竟然奮不顧身前去救我,否則,我怕是就要埋骨西涼了?!?br />
    “你我之間肝膽相照,用得著這樣你來我往地客套嗎?”顧墨之笑的時候極好看,眸中清輝閃爍,就像是搖碎了一池的月光:“你單槍匹馬就敢闖進西涼的糧草大營,獨自面對金格爾的審問臨危不懼,也忒大的膽子?!?br />
    花千樹眨眨眼睛:“顧大哥如何知道?”

    “我那日里快馬加鞭想去阻攔你,可惜沒有追上。就悄悄地潛入西涼大營,正好看到你被俘虜,只是沒有營救的合適時機。不過,我倒是奇怪,你那日里我并未見你有任何動作,如何就能在西涼人的眼皮子底下火燒西涼大營呢?”

    花千樹抿唇一笑:“我的確是在糧草大營里動了一點手腳。我見總兵府里有一架琉璃做的蓮花風鈴,每一葉花瓣全都打磨得中間凸出,就帶了幾片,偷偷地丟在了糧草大營的糧草之上。當太陽升起,光線越來越強的時候,這些凸面的琉璃會將太陽光線凝聚到一點,高溫到極致,引發自燃。而糧草里我藏了幾個威力較大的炮仗??梢运查g將火星炸飛到四周糧倉之上。如此火勢就可以迅速蔓延開。

    恰好,金格爾幾乎傾巢出動,攻打我臥龍關,大營之內留守的人少,撲救得不及時,火勢自然就起來了?!?br />
    顧墨之一愣,然后啞然失笑:“原來竟然是這樣簡單的道理,整個臥龍關百姓都當做是你神通廣大,引燃了天火,燒了他西涼大營。再加上今日一戰,西涼的士兵怕是對你更加忌憚了?!?br />
    說起戰事,花千樹便小聲提醒顧墨之:“我與伯父各尋借口明哲保身,你自己可一定要小心,這南宮金良看起來便絕非善人,你凡事要量力而行,千萬不要中了他的圈套?!?br />
    顧墨之對此也頗有些無奈:“西涼雖然又增加了三萬兵馬,但是他們卻并沒有太多的時間了。我們其實不用出兵,只消固守這臥龍關,不消十余日,他西涼人久攻不下,耗費不起,也要退兵回西涼?!?br />
    “這個道理我們都懂。怕只怕,這個南宮金良好大喜功,一定還會如今日這般,迫不及待地出兵,讓顧大哥您做馬前卒。不怕他西涼人兇狠,就怕自己人背后捅刀。不若,你也尋一個合適的借口,全身而退吧?”

    顧墨之不過是略一猶豫,然后搖頭:“也曾想過,不過我不能丟下這幫弟兄。雖然不過是相處了十幾日,但卻是并肩作戰,出生入死的交情。擔心南宮金良再讓他們去送死?!?br />
    花千樹想起適才南宮金良難為自己之時,那一聲聲不畏強權的怒吼,心里也是一軟:“那你自己多加保重?!?br />
    顧墨之也頷首道:“你也是。如今大軍已至,危難已過,你便搬回總兵府,好生休養。這里的事情,你不用煩心?!?br />
    花千樹知道那南宮金良沒有容人之量,自己退出,乃是最好的選擇,便依照顧墨之所言,搬回總兵府,安心休養。

    顧家家主也自覺地從軍營里搬了出來,只是不放心顧墨之,將那幾百勇士留在了軍營之中,單另編成一隊,單獨聽從顧墨之的指揮。

    果然如花千樹所預料的一般,南宮金良聽從手下謀士諫言,直接任命顧墨之為先鋒官,蔣彪與沈巖二人為副將,將臥龍關守城士兵當做了馬前卒。

    大家眼巴巴地盼了朝廷大軍來,沒想到卻是這樣的結果,背地里難免義憤填膺。

    只是山高皇帝遠,如今南宮金良執掌帥印,臥龍關便是他的天下,軍令如山,他的命令誰敢不服從?

    而南宮金良急功近利,自然不甘于守在臥龍關內。第二日便向著西涼主動發起了進攻。

    出生入死,最先陷入險境的,自然就是顧墨之等人。

    這令花千樹與顧家家主全都提心吊膽。

    那二皇子金格爾是怎樣的人物?叱咤沙場多年,南宮金良怎么可能是他的敵手?而南宮金良又剛愎自用,驕傲自大,這無疑將會給顧墨之,乃至三軍將士,全都帶來災難。

    但逢戰事,顧家家主便咂摸著嘴,如坐針氈:“兒媳??!”

    他口口聲聲都是這樣稱呼花千樹。

    無人時,花千樹會十分嚴肅地糾正:“伯父,我與顧大哥只是結拜兄妹,并非是您所想的那般?!?br />
    顧家家主十分失望地“喔”了一聲,沉默半晌,再開口的時候,還是拖著長音這樣稱呼花千樹:“兒媳??!”

    花千樹就不再辯解。反正這老頭那是心知肚明,只不過樂意揣著明白裝糊涂。

    久而久之,老頭再叫她兒媳的時候,她也只能無奈地應著。

    顧家家主眉開眼笑:“乖兒媳,你說,你說可咋辦?總是要想個法子的好,咱們不能眼睜睜地看著墨之帶著那么多的弟兄因為南宮那家伙的愚蠢而去送死?!?br />
    誰說不是呢?

    這話哪里需要您老人家提醒,我這心里都郁悶了好幾天了。

    可是辦法哪里有那么好想?您兒媳......呀呸,我又不是諸葛亮。

    花千樹也是愁眉苦臉啊,要想尋個讓顧墨之全身而退的辦法并不難,可是他現在是拖家帶口,身后跟著那么多的弟兄呢,正如他所說的,不能拍拍屁股走人,甩手不管了。

    他雖然不憂國憂民,但是他義薄云天,不肯撂攤子啊。

    總不能造反,奪了他的帥印吧?

    最為徹底的辦法,無疑就是擊退西涼大軍,可是,談何容易?

    六萬對八萬,守城容易退兵難,還是有一點難度的。

    花千樹還沒有想出合適的辦法,顧墨之那里就出了事情。


湖南幸运赛车如何办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