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中文 >科幻小說 >侍妾虐渣寶典 > 正文 第四百七十七章 胡攪蠻纏的顧家主
我的書架 | 加入書架 | 舉報章節錯誤 | 返回書頁

侍妾虐渣寶典-正文 第四百七十七章 胡攪蠻纏的顧家主

類別:科幻小說 作者:百媚千嬌 書名:侍妾虐渣寶典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www.gryeyg.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南宮金良此時完全心虛了,他沒有想到,事情竟然鬧騰到這個地步。自己看來至高無上的權勢,在這些人面前,難道就不堪一擊?

    他身邊的謀士對于自家元帥今日里的行徑也有些不敢茍同。

    這經驗可以積累,但是人品卻是早已經成形。這番作為太不得軍心。

    有謀士上前,低聲對南宮金良耳語:“元帥為何不善待重用這鳳蕭夫人與顧墨之?命二人戴罪立功?左右最后的功勞,那都是元帥您的?!?br />
    此話是畫龍點睛,可以說一語驚醒夢中人。

    籠絡了二人,利用他們可以擊退西涼,最終功勞那都是南宮金良的,何樂而不為?

    自家元帥怎么就一點也拎不清呢?

    南宮金良一想,的確是這么回事兒,小不忍則亂大謀,兩人再怎么蹦跶,那也奪不了自己這元帥的位置,搶不了自己的功勞。

    山高皇帝遠,自己現在是六軍統帥,那就是掌握著所有人的生殺大權,想要除掉二人也并不急于一時。

    就地斬殺唯恐失了軍心,倒是還不如借刀殺人,借著那西涼大軍除掉二人輕而易舉。

    只是,現在是騎虎難下,自己總不能出爾反爾,向著一個女人低頭。

    正在這時候,顧墨之與蔣彪二人也聞訊急匆匆地趕了過來,見雙方劍拔弩張,慌忙詢問自己父親究竟發生了何事。

    南宮金良這才假惺惺地道:“原來這位竟然是顧總兵的父親,是我適才誤會了,多有得罪?!?br />
    伸手不打笑臉人,適才還要打要殺,轉眼就這般客氣起來,顧家家主一時間也不好說什么。

    他身邊的謀士也立即意會過來,賠笑道:“顧家家主的威名名震武林,早有耳聞,今日得見,果真英武不凡,豪氣千云,還憂國憂民。恭喜元帥大人喜得良將?!?br />
    “果真天佑長安,這臥龍關非但有顧大人這樣的忠勇良將,還有鳳蕭夫人巾幗不讓須眉的智多星,再加上顧家家主襄助,元帥大人這是如虎添翼,何愁不能驅逐西涼賊寇?”

    這就立即下了套,只等著顧家家主和花千樹往里面鉆呢。

    這群人奸猾得就像是老狐貍,顧家家主更是洞明世事,看這幫口蜜腹劍的謀士一臉皮笑肉不笑的樣子,心里那是如明鏡一般。

    他一聲冷笑:“多謝元帥大人抬舉,不過這鳳蕭姑娘一屆女流,身負重傷,又有孕在身,剛剛蘇醒,身子虛弱,不能久留,暫時也不能再上戰場。還請元帥大人見諒?!?br />
    這也是情理之中,南宮金良假作關心:“不知道鳳蕭夫人現在傷勢恢復如何?我隨行帶有軍醫,可以為鳳蕭夫人診斷一二?!?br />
    “多謝元帥大人了?!被ㄇ淝謇涞溃骸皞麆菀讶粺o甚大礙,只是需要好生休養而已。請恕我身子虛弱,不能行大禮,先行告退?!?br />
    顧家家主也沖著他一咧嘴:“拙荊送來加急信件,叮囑我一定要照顧好兒媳婦和未來的小孫子,顧家家風有點懼內,我也先行告退了?!?br />
    不等南宮金良發話,跟在花千樹身后,便大搖大擺地走了。

    顧墨之真的很想說,他也懼內。

    自家老爹這番借口是真的拙劣,回頭自己還如何有臉見花千樹?

    他害怕了。

    花千樹當著這么多人的面,對于顧家家主所說的兒媳婦和未來的小孫子,雖然震驚,但是并未出言反駁。

    她心里有顧慮。對于當初在蔣彪等人跟前編造的身世,他們都是正人君子,不會去處心積慮地打聽和刨根究底,南宮金良可就不一樣了。此人一看就是陰險的卑鄙小人,又出生于武將世家,對于朝堂之上的局勢一清二楚。他一定會懷疑自己編造出來的這位為國捐軀的夫君,一探根底。

    那么,自己就有暴露的可能。

    從這次出征派遣謝心瀾心腹掛帥就能看得出來,如今朝堂上仍舊是謝心瀾一手遮天。

    若是謝心瀾得知自己的下落,一定會斬草除根。

    她實在不想再一次被夜放的絕情選擇傷得體無完膚。

    所以,她并沒有一口否認,三軍將士跟前,便將錯就錯好了,只是委屈了顧墨之。

    她與顧家家主一離開南宮金良的面前,便停下來轉身,委婉解釋道:“適才多謝伯父護著鳳蕭,只是,委屈顧大哥承擔這個不清不楚的罵名了。他收留了我與孩子,原本就在軍營里有些非議,如今怕是更要受拖累?!?br />
    顧家家主笑呵呵地道:“他委屈什么,求之不得呢?!?br />
    花千樹以為,是老人家有所誤會:“顧大哥義薄云天,不會在意,鳳蕭卻委實過意不去。等到戰事一緩,鳳蕭定然在三軍將士面前澄清這個誤會。不能讓顧大哥蒙受這污名?!?br />
    顧家家主是巴不得將錯就錯,所以在花千樹面前,繼續裝糊涂:“都是一家人,哪里用得著這樣客氣?是墨之這孩子委屈了你,明明知道你已經有了身孕,竟然還讓你不管不顧地沖鋒陷陣。多虧了你們母子平安,否則,他這一輩子怕是都逃不出這個坎兒?!?br />
    “不是的,伯父,我跟顧大哥只是剛剛在來臥龍關的路上結拜......”

    “沒事兒,我們江湖兒女,不講究那些虛禮,你們兩人既然已經拜過堂,那就是正兒八經的兩口子。我跟墨之的娘親都不會挑理兒。只是,有點委屈了你,等到戰事結束,你跟墨之便回我們顧家山莊,我跟墨之的娘還有祖母,一定會廣發武林英雄帖,風風光光地再為你們二人操辦一場婚禮,三媒六聘,十里紅妝,哪一樣都不能少?!?br />
    是結拜不是拜堂??!

    這老頭怎么這么能胡攪蠻纏呢?

    這真的是能號令武林的顧家家主?

    就算是不德高望重,最起碼也要穩重吧?

    怎么跟自己想象的不太一樣?

    花千樹無奈地扶額,面對這油鹽不進的老頭,一時間還真的不知道怎么解釋才好。

    顧墨之急匆匆地走過來:“今日風大,你剛剛蘇醒,趕緊回大營吧?!?br />
    顧家家主立即有眼力地催促:“正好我還有事情要做,墨之你就親自送鳳蕭姑娘回營,好生安頓?!?br />
    顧墨之一口應承下來,花千樹還想解釋,顧家家主已經轉身走了,臨走的時候不忘向著顧墨之使了一個眼色。


湖南幸运赛车如何办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