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名門錦繡-正文 632:小娘子之說

類別:科幻小說 作者:楚倩兮 書名:重生之名門錦繡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www.gryeyg.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九公主死死盯著他的筷子,她努力再回想,剛剛紀泓煊有沒有用這雙筷子吃過飯?好像是有,又好像是沒有。

    “你這會兒再嘗嘗,比剛才要好吃多了?!?br />
    九公主嘟囔:“誰要你動手給我拌面了……”

    她說話的聲音太小,紀泓煊沒聽清楚。他微微往前側了下身子,離她近了些,說道:“你嘀嘀咕咕的說什么呢?”

    九公主悶頭吃面,打死也不肯再出聲了。紀泓煊覺得有些自討沒趣,就開始吃自己的面。他吃東西極快,滿滿的一碗面條很快就見了底。

    九公主和他截然相反,她平時要注重儀態,吃東西就一定要慢。更何況今日的面條做得這么硬,她就更是快不起來了。

    紀泓煊左等右等也不見她吃完,心里有些不耐煩,但臉上沒表現出來。這時候九公主忽然感覺牙疼了一下,她緊緊捂住左臉,秀氣的眉毛蹙成一團。

    紀泓煊以為她是咬到舌頭了,就低聲說:“你慢慢吃,沒有人催你?!?br />
    九公主把筷子放下,還是緊緊捂著左臉,疼的眼淚都快流出來了。紀泓煊一看她的樣子,以為肯定是咬嚴重了,就說:“你張開嘴我看看?!?br />
    九公主覺得他肯定是故意的,大庭廣眾之下公然調戲她。這般想著,在眼眶中打轉的眼淚就怎么也忍不住了。眼淚落下不要緊,而她卻仿佛是一下子沒顧忌了,哇哇大哭起來。

    她這一哭,紀泓煊多少都有些慌,以為這一次她肯定是咬重了。他剛要起身坐到九公主身邊,確定她咬的嚴不嚴重,需不需要上藥。就聽見鄰桌的客人說:“小姑娘,你是不是咬到舌頭了,哥哥這里有藥,灑一些在傷口上面就不疼了?!?br />
    那人說話的語氣十分放肆,尾音還揚了起來,帶著明顯的調戲。他這話音剛落,其他桌上的客人就跟著笑起來,還有人說哥哥身上也帶著藥。

    是可忍孰不可忍!

    九公主一下子就怒了,她抽出自己的鞭子,狠狠抽向第一個說話那個人。她的長鞭材質極佳,一下就把那人抽倒了,連帶著桌上的東西都抽了個粉碎。

    那一桌上有六七個身材高大的男子,呼的一下就都站了起來,兇神惡煞向九公主走來。九公主只有一條鞭子,一次就只能打一個人,她一時就有些慌亂了。

    “你的面還要不要吃?”紀泓煊低聲問道。

    九公主真是對他無語了,都這個時候了,他還有心思考慮面?他沒看到那幾個人都已經沖她來了嗎?怎么還不想辦法帶她跑?

    就在這時,那幾個男人已經走到桌邊。他們惡狠狠地看著九公主,咬牙切齒的說:“小姑娘脾氣挺沖嘛,有本事用你的鞭子打我們呀!”

    “你要是不敢打,就跟我們兄弟走一趟吧!”

    九公主這輩子都沒遇上過這種事兒,忘了自己一行人,可是有很多護衛的。嚇得臉色慘白,但卻怎么都不肯認輸。

    “打就打,難不成本姑娘還怕了你們不成!”九公主剛要動鞭子就被人握住了,那人笑嘻嘻的說:“小姑娘家家不要每天就想著打打殺殺?!?br />
    長鞭自然是適合遠距離的進攻,離得這么近的時候就沒有辦法攻擊。九公主拉了鞭子也拉不回來,那人的手已經伸向了她。

    九公主太慌亂了,完全不知該怎么辦的時候,一支匕首狠狠的刺穿了那人的手掌。紀泓煊冷著一張臉,沉聲道:“說話就說話,你動手動腳的做什么!”

    那人這才反應過來,匕首已經刺穿了手掌,頓時慘叫起來。他身邊的人也沒想到會有這樣的變故,等反應過來的時候,紀泓煊已經把九公主拉到了身后。

    “有話就說話,那兄臺為什么要動手傷人?”這幾個男人終于冷靜下來,其中有一個人,看樣子是他們的頭目,他看著紀泓煊說。

    “本來就是你們的人先出言挑釁,我娘子打他一鞭子,好像也沒有錯。如果你們還想繼續討回公道的話,那我就奉陪到底?!?br />
    紀泓煊的聲音很平淡,仿佛是在陳述一件事情,這其中并沒有感情摻入其中。他你的沉穩和冷漠是從戰場上磨練出來的,兩軍對壘的時候都不見慌亂,更何況是對著這么幾個小嘍嘍。

    那幾個人也是走南闖北久了的,見眼前的青年不過二十幾歲,而且身上沒有兵器,想來應該不難應付。于是就和紀泓煊動起手來。

    等到真正開始交手的時候,他們才發現,這一次真的是錯估對手了。紀泓煊即便是赤手空拳,也能打得他們落花流水。

    等到把這幾個人都打倒之后,屋內桌子也被砸了個七七八八。那些客人本來是在吃飯,莫名其妙被人砸了桌子卻也不惱,反倒是在一旁看起了熱鬧。

    九公主本來還覺得紀泓煊肯定必輸無疑,一定是一對六??赊D眼之間形勢就轉變了,她看著那些摔倒在地里的人,差點就要拍手叫好。

    “好漢饒命!好漢饒命!”其中一個穿著藍布短打的男子,正被紀泓煊踩在腳下。他忍不住求饒,聲音聽起來極為痛苦。

    “你們剛剛不是還很囂張嗎?繼續起來打呀!”紀泓煊居高臨下的,他覺得自己剛剛開了個頭,還沒打得盡興呢。

    “不敢了,不敢了?!?br />
    “那就過去跟我娘子道歉?!?br />
    幾個人高馬大的男人有些狼狽的站了起來,他們走到九公主面前,很不自在的道了歉。

    九公主沒從剛剛的震驚中反應過來,她平時也不是得饒人處,且饒人的性子,這時候卻沒說繼續為難的話。

    倒是有一個大個子,顯得有些委屈,他扁了扁嘴巴:“你說你已經嫁了人了,為何還要說姑娘的發髻,害得我們兄弟平白挨了這一通打?!?br />
    九公主才反應過來,剛剛紀泓煊稱呼她為娘子。她被這么多人看著,臉皮再厚也感到不好意思了,就瞪著紀泓煊。

    后者得意洋洋的,模樣仿佛是在說:“你看我打的好不好?快點過來崇拜我!”

    九公主什么都沒解釋,走到紀泓煊身邊,在他腳上狠狠的踩了一腳。她是看不慣他那副得意樣,占了便宜還賣乖。

    紀泓煊沒防備她,被她踩的疼了,原地跳腳。本來還想要拉過她打兩下,卻見她已經小跑著上樓了。九公主,這模樣是害羞了吧!

    紀泓煊想到這里覺得有些好笑,不過就是個小姑娘而已,平時看著再兇悍,也到底還是需要人保護的。他大人有大量,不同她這個小女子一般見識了。

    九公主這邊可沒這么想,她跑上樓的時候還聽到樓下有人在笑,甚至有些人在打趣:“這位相公,你的夫人可是兇悍的很呢,同時要對她嚴厲一些,以振夫綱?!?br />
    紀泓煊自然不會跟這些素不相識的人解釋什么,別人說什么,他就順著別人的話說,偶爾還跟著應承兩句。

    九公主停在樓梯口上,正好能看見他得意洋洋的模樣。還一邊說著他家小娘子平時不是這么兇的,這樣都是在人前,人后還是很聽話的。

    九公主剛剛還感激他救了她,一轉眼這種感激之情就沒了,剩下的只有濃濃的怨恨。這人就是這么不著邊際,感激他才有鬼了。

    紀泓煊把砸壞的桌椅和餐具都賠了錢,才慢悠悠的上了樓。誰知道剛推開房間的門,就被什么東西絆了腳,饒是他反應再快,也還是被摔了個狗啃屎。

    他就想著明明記得門檻沒有這么高,你為什么會摔倒的時候,就見黑暗中有人拿著花瓶砸向自己。他就地一滾,險險避開。

    那人用花瓶砸了個空,轉身就想跑。紀泓煊動作卻快他一步,輕易就把那人絆倒,壓在了身下。

    “你是哪方小毛賊,竟然敢襲擊我,趕快報上名來!”紀泓煊的話剛說完,就感覺到剩下的人不對勁。

    剩下的這個人身材嬌小,而且十分柔軟,最重要的是她身上有一股熟悉的清香,好像他曾經在哪聞過。

    “你趕快放開我!”

    九公主一說話紀泓煊就徹底反應過來了,把他絆倒,又意圖襲擊他的人,竟然是這個黃毛丫頭!

    他一下子就怒從中來,狠狠的按住剩下的人,質問道:“你的良心是被狗吃了嗎?你忘了剛剛是誰救你的了,你怎么一轉頭就要襲擊我,那個花瓶那么大,你是想打死我嗎!”

    九公主被他按得有些疼,她感覺肩膀一陣麻木,就小聲說:“紀泓煊,你這個王八蛋,你趕快放開我,疼死我了!”

    紀泓煊這才發現自己好像用力過猛,他放開她,喘著粗氣說:“這次你得給我交代清楚了,若是解釋不通,我可是會對你不客氣的?!?br />
    九公主從地上爬起來,拍打著自己身上的塵土,說道:“我和你沒關系,誰讓你說我是你娘子的,你這是在占我便宜,我當然要討回來了!”

    紀泓煊冷哼一聲:“你是真傻,還是裝傻!你難道沒看出來嗎,那些人都在算計你?!?


湖南幸运赛车如何办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