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佬退休之后-正文卷 708:只要仇殺刪得夠快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油爆香菇 書名:大佬退休之后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www.gryeyg.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別看玉謹真人是個十足十的宅男,但他的好友數量并不少。

    不僅數量多,質量還精。

    不是這個宗門的領頭人便是那個宗門的頂梁柱,亦或者是散修中的大佬。

    毫不夸張地說,玉謹真人的朋友圈能將正魔兩道所有大佬都一網打盡,一個不剩。

    畢竟他可是現存在世年紀最小,天賦最高,修為最高的煉器大宗師。

    跟他打好關系興許就能請他幫自己煉制一件量身定制的頂尖法器。

    如此香餑餑,誰不想攀上關系?

    當他的大名被裴葉掛上【師徒招募】,萌新還沒啥感觸,知道“玉謹”二字在正魔兩道份量的修士卻炸了。八卦的力量是強大的,這事兒以超乎尋常的速度被廣而告之,驚動了諸位大佬。

    這便是玉謹真人密聊頻道炸鍋的緣由。

    他都如此了,敢放出豪言壯語說玉謹真人是“弟弟”的裴葉自然有過之無不及。

    幾個呼吸的功夫,裴葉收到了一百多條仇殺信息。

    等等——

    為什么修真世界還會有仇殺這個設定?

    掌門真人則無奈扶額。

    “咸魚師妹為何這么寫?”

    他以為真正的咸魚師妹夠喜歡給人添亂了,但跟眼前這位一比,連弟弟都不如。

    裴葉說得理直氣壯。

    “玉謹師弟在我跟前不就是師弟?師弟不就是弟弟?”

    玉謹真人:“……”

    掌門真人:“……”

    幾個晚輩:“……”

    好有道理,他們居然無言以對。

    但這話擱在不知情的外人看來就是挑釁找死,分分鐘仇殺。

    哦,其中有不少“仇家”還是凌霄宗弟子。

    掌門真人幾乎能想象到那些熱血小年輕知道真相后懊悔不跌又見鬼一般的表情。

    【路人甲】:宵小找死,居然敢這般羞辱我派執法長老,敢不敢跟我大戰三百回合?

    裴葉默默看著【路人甲】前邊兒綴著的【凌霄宗弟子】稱號。

    三秒之后,她默默將【凌霄宗執心長老】的宗門稱號戴上。

    “我敢啊,你來么?”

    又三秒,倒霉催的路人甲弟子慌忙道歉。

    說起“咸魚真人”,凌霄宗弟子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哪個萌新沒找過她呀?

    除了“咸魚真人”,她還有一個正經的官方稱號便是“執心長老”。

    但凌霄宗弟子為何沒有一眼認出她?

    先前說了,天賦系統能給人備注,例如裴葉在掌門真人那邊備注是【咸魚師妹】,在玉謹真人那邊備注是【咸魚師姐】,但擱在沒給她備注的陌生人跟前,會顯示出本名——筱黃。

    筱黃是哪條小魚干?

    凌霄宗弟子義憤填膺地加了仇殺。

    仇殺加完再去挖掘大言不慚的垃圾是誰。

    結果——

    這些弟子都默默將仇殺刪除,暗暗祈禱——

    只要他們刪除得快,咸魚真人就不會知道他們曾大逆不道。

    至于那些火氣上頭直接密聊大罵或者約架的,大概率是要涼了……

    _(:з)∠)_

    裴葉笑道:“玉謹師弟魅力大無邊啊,迷弟迷妹這么多,招募效果很不錯?!?br />
    盡管要拜師的人不多,但仇殺她的人不少啊。

    裴葉覺得這些人中間要是有符合條件的,她可以趁勢物理感化一波。

    “師姐……”

    玉謹真人無奈地喚了一聲。

    他還能怎么辦?

    生氣不劃算,想動手解決又打不過人家……

    思來想去只能嘆氣,認命給她收拾爛攤子。

    這個爛攤子收拾起來也簡單,只要跟每個來詢問的人解釋一句“那是同門師姐”便可。

    實在解釋不過來,干脆在系統天賦掛上一句話。

    【吾家師姐咸魚真人,姓筱,名黃】

    懂的人懂,至于那些不懂的,玉謹真人也懶得解釋。

    圍觀玉謹真人被坑,掌門真人眼梢露出幾分愉悅。

    “既然效果這么好,想必咸魚師妹很快便能如愿以償?!?br />
    誰料裴葉卻搖頭道:“若能這么簡單便好了,只是收徒不比其他,收入門墻便要對徒弟們負責,哪怕不是為了徒弟也要考慮宗門情況——總不能什么亂七八糟的人都收進凌霄宗?!?br />
    _(:з)∠)_

    最重要的是,任務有個硬性標準,必須是原著的“男配/女配”。

    戲份多少無所謂,但必須是出過場的。

    當然,這些話不可能直接說出來,卻也正好猜中了掌門真人的軟肋。

    凌霄宗便是掌門真人的軟肋之一。

    聽到裴葉這番話,他心底那點兒擔心也散了干凈。

    六個徒弟可不是隨隨便便就能湊齊的。

    哪怕是凌霄宗老掌門那么閑、那么愛收徒的人,三五百年也才收了五個親傳弟子。

    他起初還真擔心裴葉追求數量不追求質量,隨隨便便就將“執心長老親傳弟子”的名額給出去,屆時引狼入室,給了魔道陰險份子可乘之機,現在聽了這話便放心了大半。

    他點點頭道:“正巧,再過一段時間便是凌霄宗開山門、廣收徒的日子。若有好苗子,為兄便給你留著,收不收在你。你也早些回宗門,作為執心長老,宗門這些事情還需要你搭把手?!?br />
    裴葉道:“忙完便回去?!?br />
    說是“忙完”,其實也不怎么忙。

    裴葉只用等云沖少年收拾好東西,告別父母兄弟便能上路。

    鳳素言這里就稍微麻煩一些。

    但也只是“稍微”。

    沈鴻說除了他們一行人,其他修士都被送了出來,其中也包括鳳素言的嫡姐鳳素語。

    連同鳳素語在內的九十四個修士全部被洗去了栗山秘境的記憶。

    他們不記得秘境內發生的事情,只知道那是一段非常不好的經歷,想一下便會覺得心悸。

    鳳素語理所當然地病了。

    大將軍府上下亂成一團。

    無人理會的鳳素言只能自己收拾行囊,星夜離開。

    “誰!”

    還未走出街巷便猛地一個回頭。

    看清來人身份之后,忍不住撇嘴:“怎么又是你?”

    “帶上我一個,行不行?”

    來人,也就是昭容郡主背著行囊,目光堅定。

    不知道是經歷了“地獄”的折磨還是別的,此時的她跟初見那會兒有了很大的變化。

    說不清是哪里變了,但鳳素言清楚一件事情。

    昭容郡主是仇家,她喜歡不起來。

    “憑什么帶上你?你的郡主頭銜擱在我這里可不好使?!?br />
    昭容郡主道:“我看到咸魚真人想要收徒的消息?!?br />
    “咸魚師伯看不上你的,如果看上你了,早就有表示了,怎么會到現在?”

    所以,死心吧。

    


湖南幸运赛车如何办理